鳳伯小徒成長記|楔子

推薦閱讀:帝霸 、我獨仙行 、上門女婿 、葉辰孫怡夏若雪 、陸鳴至尊神殿 、慈悲圣劍 、元素領域 、環球挖土黨 、無盡燃燒的斗魂 、都市極品醫神
  我是一只魅,按理說魅是獨立于世間其他生物的存在,且常;没癁榕,以美艷不可方物姿態示人,是個神秘且又迷幻的物種,不是有詩來夸我們的么:“北方有佳人,絕世而獨立”,這倆句夸得到底是哪個姑娘我已經忘記了,只覺得甚妙,并心理暗示必是贊美自己的,常常引以自豪。

  可世事往往就是這么出人意料且耐人尋味,我非但沒有絕世獨立,反而還有師門,不只有師父,還有一大掛的同門,當然他們也皆不是凡人,種類何其多,有的是狐黃白柳灰五大家的仙家,有的是有非凡能力的鬼,有的是有大造化的山野精怪?傊畮煾笇J瘴覀冞@種雜七雜八。師父要求我們無論為何種存在必須幻化為人相,我還好,因著魅的一雙眼睛能看到所有存在的本相,所以還算容易區分,否則這些時常變換皮相的師兄師姐著實讓人頭疼。

  我們的師父人稱鳳伯君,只因住在鳳伯山上,真實名諱從未聽說過,就連跟在師父身邊時間最長的大師兄都不知道。我時常懷疑師父是個真正的仙人,因我的眼睛也看不破他的幻化,也可能是我修行尚淺道行不夠,總之自我始見,師父在我眼中便是個風度翩翩的文生公子模樣。

  師門雖龐大,有幸成為師父的入室弟子卻十分不易,師父收徒講究個眼緣,縱使一方妖王霸主可呼風喚雨撒豆成兵,入不了師父他老人家的眼,也是不行的。所以至今入室弟子只有我們九人,也只有我們九人才有資格喚師父,門中其他弟子一律拜呼“我主鳳伯”。為了方便區分,我的八位師兄師姐自不必說,門中其他子弟我是記不全的,統一按照種類與數量并配合年齡予與新名,比如狐貍類年齡排行第四的,我便稱他乙卯;蛇類年齡排六的,稱丁巳……等等。

  鳳伯山每十年一次大會,門中弟子皆要參加,我入門70余年,經歷過7次。但是漸漸發現我的數字且都不大夠用了,恍惚記得僅第二次大會時名字大約已經喚到“壬酉”。我那時日日思考名字的解決辦法,整日愁眉苦臉無甚精神,后來六師姐得知此事狠狠地嘲笑了一番,她是個生在無相海的蛟所化,平日最是脾氣暴躁的,又因出身比我們這些雜七雜八好些,除了師父面前尚能收斂,連掌門大師兄都不放在眼里。

  六師姐斜倚在貴妃榻上,用從二師兄的藥谷中偷來的鳳仙花染著指甲,嘴上嗤笑一聲,懶懶的斜了我一眼說:“小九你越發的沒出息了,那些不入流的你記得他做什么!還費時費神的起名字,你日日在師父身邊受教導,怎的教出個榆木疙瘩出來!”

  我卻不大認同她的想法,卻也不敢正面回擊,只得搬師父的課業出來:“《妙法蓮華經文句》有云:‘若言處處受生,故名眾生者。此據業力五道流轉也!瘞煾赋Uf眾生平等,再者鳳伯山上這些同門,終歸是同門啊……”

  六師姐不耐煩的打斷:“你還知道眾生六道?!我這等的倒還有個大限,沒修得大成的,等時機一到,我縱然百般不樂意也要輪回,可你呢?魅只是一縷執念凝結,無生無死的,你倒在這給我扯什么法華經!

  我登時委屈的幾乎掉下淚來,強忍著抿嘴不語,心想這六師姐太討厭,太惡毒了!

  六師姐卻還在不依不饒:“再者,你入門也有二十余年,雖說魅的記憶不大好使,可差成你這樣子真不曉得你前世到底是個什么蠢物!

  我當即放聲大哭,心想揭人不揭短,怎能這么欺辱我!

  那天六師姐見我大哭只是白了我一眼并不理會,依舊擺弄著指甲,我哭了半晌見無人理會便抽搭抽搭的走了。

  我是不敢到師父面前告狀的,依照六師姐以往的習慣:“哪個膽敢告本尊的黑狀,哪個便橫著出鳳伯山!”,是以這條律則深深印在每個鳳伯山人心底,是不敢違背的鐵律,所以我也只得吃個悶虧,心下無比委屈,白白挨了羞辱,卻依舊沒個章程。后又想起師父教導“順應機緣,順其自然”,便漸漸想通了,也不再理會名字的事情,倒還覺得六師姐的一通罵居然就給我罵醒了。

  我只是一只魅,而已。

  我生于北方,前世的種種皆已忘記,只獨自在一個大雪紛飛的日子醒來,身無長物,只有一把紅油紙傘傍身。醒來之后我枯坐了三天,可我并非是在思考前世今生為何至此,而是因為我身居在大山中的一個崖洞中,不但距崖底尚有距離,而且洞外白茫茫一片,路已難辨。大概也是因我生性遲鈍,并不覺得自己狀況有何悲涼,更不覺得有何匪夷所思,只覺得自身在這樣情景下醒來卻也是平常事,完全不用大驚小怪,只是如何走出去頗讓人頭疼,好在魅感覺不到饑餓和寒冷,不用受饑寒交迫的困擾。

  在崖洞中的第三天,縱使我是個遲鈍的人也有些坐不住了。第三天清早雪也已經停了,但天卻未放晴,依舊烏壓壓的。離我所身居的崖洞不遠的峭壁上,有一株紅梅開的正濃,紅梅肩上雪,在陰沉的天地間頗有些出塵的意境。

  我正看的出神,忽聽得上方傳來訝異且驚喜的聲音:“本欲來集紅梅雪烹茶,卻不料撿著個魅!”

  我抬頭去看,見一素衣長衫的文生公子立于另一峭壁上,面含笑意,手提個瓦罐正趣意盎然的盯著我看。這是我成為魅后遇到的第一個人,他后來成了我的師父。

  我就這樣被師父撿了回去,成了他的第九個入室弟子。

  按照慣例,師父要重新賜名與我,在師門,賜名儀式是相當大的盛事,類似于人的周歲慶典,表示這個地方正式接納我,所以整個鳳伯山雞飛狗跳的準備了近一個月,可見其重視程度,我卻隨著日期將近滿心惶恐,生怕自己匹配不上這樣的隆重。

  掌門大師兄看出我的反常,寬慰我說:“不用太過緊張,其實大家就是尋個機會宴飲一番,距上次你八師兄的賜名典禮已經二百八十年了,大家興奮也是有的,師父他老人家也不看重禮儀之類,你也不要怕失了拜師禮,只當是咱們同門聚在一起樂一樂就好”

  我的掌門大師兄是個十分溫和的人,師父不理鳳伯山事務,一應繁瑣皆推給他,大師兄也從不抱怨,可能也是因他本相是一只修行三千余年的青牛,生性勤懇忠誠,師父第一個收他做弟子,一定是拿他做貼身的管家勞力使用,雖然大家都曉得,卻從未有人忍心說,只因大師兄任勞任怨的為眾人服務,再把這話說給他聽,實在是過于殘忍!

  師父雖然看上去人畜無害的模樣,整日無所事事,琴棋書畫的附庸風雅,也不大訓人,他的威嚴卻從骨子里滲出,是個讓人從心底敬畏的人,一眾同門在師父面前一向謹小慎微,畢恭畢敬。唯有我,十日有八日跟在師父身邊,他讀書我燃香,他澆花我提水,師父說我天性感官遲鈍,感覺不大到他的法相,所以自在。

  在鳳伯山上住了一月,基本上與周遭人事已經熟稔,特別是鳳伯山內有一鄰居,處在二師兄藥谷外有一小山廟,叫無染寺,寺中住持是位看不出年紀眉須皆白的老和尚,但滿面紅光精神奕奕,法號叫個無來無往僧,師父嫌麻煩,人前人后皆喚老住持為“老瓢”。

  為此,我常常為師父感到愧疚,每聽得他這樣稱呼都忍不住會臉紅,以“老瓢”稱呼一位德高望重的老者實在是不該,何況人家的法號“無來無往僧”如此晦澀難懂,一聽就不是個凡人。卻不想老住持手捻長須哈哈大笑:“鳳伯君他老人家不知大我幾多,我實乃小輩,長輩給小輩起個諢名,應該,應該!”

  雖這樣說,老住持與師父之間并無輩分禮儀,一切以君子之交相處。師父常領我去他處吃素齋,老住持做的一手神乎其神的齋菜,幾乎每日心馳神往,所以我們每隔幾日就會去一趟無染寺,師父還特批在二師兄的藥谷中單辟出一塊地種些蔬菜瓜果,以供烹飪齋菜使用。

  二師兄本是藥師如來處一株柳樹,藥師佛每日在柳樹下歇坐翻看藥籍,柳樹受得靈氣滋養,經歷幾千年下得凡世來,在鳳伯山中好不容易尋得了一處靈谷,專種草藥,拜了師門后,師父今日要他一片地種些花花草草,明日要他一片地種些黃瓜,后日又要一片種些豆子,現在已經是風伯山后勤供應處了,好在師父也會于心不忍,派了一些門中子弟前去幫忙,二師兄的怒火才消。

  老住持有一小徒名叫十方,因我們脾氣秉性十分投的來,一來二往便玩在一處。后來才聽師父說起,哪里是我與十方脾氣相投,是老住持見師父如此偏愛我這個小弟子,特意叮囑十方要偏讓于我的,我才恍然大悟,怪不得總覺得十方如此可愛,就算我嘴饞偷去挖野蜂蜜結果蜜蜂發怒,我情急之下把蜂巢仍在十方懷里自己落跑,十方被蟄的如豬頭一般也對我笑臉以對毫無怨言!






鳳伯小徒成長記最新章節http://www.900000.tw/fengboxiaotuchengchangji/,歡迎收藏!
手機看鳳伯小徒成長記http://m.cndxh.com/fengboxiaotuchengchangji/鳳伯小徒成長記手機版!
本章有錯誤,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鳳伯小徒成長記》版權歸原作者秋九娘所有,本書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學作品思想觀點,僅供娛樂請莫當真。
新書推薦:無盡燃燒的斗魂 、精靈永恒 、慈悲圣劍 、掬魂 、環球挖土黨 、我獨仙行 、陀螺之凡御世界 、拯救女神系統 、獵天爭鋒 、拯救全球

如果蝸牛有愛情 | 大主宰 | 逆鱗 | 雪鷹領主 | 斗戰狂潮 | 元氣少年 | 漢江南岸 | 尚書房 | 網站地圖

丁香花小說網 | 只分享好看的小說 | 手機版 | 網站地圖
本站小說為轉載作品,所有章節均由網友上傳,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本書讓更多讀者欣賞。

全天重庆时彩计划精准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