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家有女自傾華|第十八章

推薦閱讀:帝霸 、我獨仙行 、上門女婿 、葉辰孫怡夏若雪 、陸鳴至尊神殿 、慈悲圣劍 、元素領域 、環球挖土黨 、無盡燃燒的斗魂 、都市極品醫神
  “許久不見帝王上早朝了,今日怎么又舉行狩獵?國事難道就不管嗎?”其中一個新官抱怨道。卻恰逢李公公還未走遠,耳朵靈敏的他將這話給聽了個仔仔細細,回過頭輕哼道:“這位大人,你還是管好自己的分內之事吧,帝王的事情,就不必勞煩你來操心了!

  新官陡然一驚,忽然被李公公這樣訓斥,面子上雖然有些過不去,但終究他的官位太小,不敢與之對抗,只能暗暗吃個教訓道:“是是,謹記公公教誨!

  李公公一甩拂塵而去,再不理他。

  新官放在袖中的手微微握緊,眼里一道冷光閃過,終是淹沒在人潮的穿行中。

  一點墨滴入在水池中,瞬間與水融合,化為縹緲,微風拂過,池面泛起漣漪。池水中倒映出一襲白衣,他專心致志的在池邊練字,忽的一個不小心,沾了些許墨水在他如雪的白裳上。

  “哎呀!币粋幸災樂禍的聲音響起,公孫南從身后悠然而來,雙手抱胸,一副閑暇的模樣。木亦寒放下毛筆,故作惋惜道:“真是可惜了這一滴墨!

  咦?公孫南詫異,“可惜墨?木亦寒,你是腦子進水了?”

  “你看吶,本來是一滴墨水,可它掉進了水池,就與水融為一體了,它不再是自己原本的模樣了!蹦疽嗪。

  公孫南聽的一愣一愣的,他腦子本來就有點不好使,一心就想著美人,木亦寒的話他是一個字也沒聽懂。

  “明日就是狩獵大賽了,我倒要看看公孫兄如何施展你那精湛的箭術!惫珜O南不過是一個紈绔子弟,修身養性之類的東西,他是一點都不懂,F在聽木亦寒的語氣,知道是在打趣自己,一掀衣角,就地而坐,像悶氣的葫蘆,道:“我就在獵場上,喝點茶,嗑些瓜子兒,看著你們比賽就好了!

  木亦寒失笑道:“瞧你那點出息!

  “誒,我對這些又不敢興趣。哦,差點忘了,我告訴你,我前些日子在醉香坊認識了一個姑娘,琴棋書畫,樣樣精通,最讓我喜歡的,還是她的身姿……嘭――”

  沒等他說完,木亦寒一個爆栗敲在他頭上,疼得公孫南呲牙道:“你干嘛呀,聽我說完唄,她呀,叫……”

  “我才沒閑工夫聽你那些風流韻事!

  公孫南撇撇嘴道:“好好好,不說我的風流事,你倒來說說你的風流事如何?府上有這么幾位如花的娘子,是不是心情特愉快呀??”

  說到這,公孫南頓了頓,詫異道:“誒,我有一點一直想不通,為什么帝王就偏偏給你選夫人?朝中大臣那么多,怎么你就這么幸運?”

  木亦寒白了他一眼,“怎么就沒選中你,對吧?”

  公孫南嘿嘿笑了兩聲,不好意思的撓了撓后腦勺道:“還是你最懂我!

  “難道你以為,他就真那么好心,愿意傾他之力為我選夫人?”木亦寒反問道,令公孫南一時語噎。

  “帝王的心思,自古以來,便無人參透!彼,眉眼間盡是淡然?晒珜O南又迷糊了,滿肚子疑問,想問卻又不知該從哪兒問起。

  木亦寒又道:“我府上這幾位,可都不是好惹的角子!

  這幾日來,每當他與同僚在書房議事時,蘇瑾總要以送茶水的借口來看上一眼,有時還會直接待在書房,光明正大的聽著他們的對話。顧家那位呢,估計是怕泄露自己是假冒的,已經好久沒有出過園子了,倒是讓他安靜了好一陣子,還有一位,好像自入相府,他都沒怎么見過,算算日子,還是得去看一眼吧。

  “木兄好福氣啊!惫珜O南不懷好意笑道,接著看了看天色,擺擺手道:“好了好了,不跟你閑扯了,我得去醉香坊見我最愛的雪兒了,先走了!

  木亦寒目送著他遠走,然后轉身朝相反的方向走去。

  腳步還沒跨進院子,就聽見了里面婉轉的歌聲,深深淺淺,猶如黃鸝鳥兒般鳴叫,果真天籟?匆娔疽嗪皝,門外立馬有人要去通報,被他給攔了下來。

  “桃之夭夭,灼灼其華。

  之子于歸,宜其室家。

  桃之夭夭,有蕡其實。

  之子于歸,宜其家室……”

  這首詩歌,若男子來唱的話,是對女子的一種追求與愛慕,可若一個女子來演唱,倒顯出了幾分幽怨之感。木亦寒輕輕咳了咳,房內的人一驚,連忙跑出來,一見木亦寒便埋首自責道:“妾身不知夫君來臨,有失遠迎,還請夫君責罰!

  木亦寒好笑道:“責罰?責罰什么?”

  “……”女子半天也沒說個什么來,木亦寒微微一笑,看見她桌上放著的畫卷,正欲打開時,卻見女子面上一邊,立馬先他一步拿過了畫卷,放在背后,不自然的笑道:“這……這是妾身的拙作,夫君……夫君還是不要看的好!

  “好!

  出乎意料的,他沒有反對。女子心里反而更緊張了起來,她是太尉南宮運之女,南宮菱,此次也是因為帝王的旨意入了相府,可是她一點也不想,不想到這個陌生的地方。

  想到這,放在背后的手又將畫卷捏的緊了,那上面畫著的,是她心心念念的人兒,可如今,在沒有機會相見了。

  “過來!蹦疽嗪⑿χ辛苏惺,示意她做到自己身邊去。

  南宮菱啊了一聲,連忙將畫卷交給身邊的下人,忐忑不安的坐到了他身邊。只見木亦寒自顧的倒了杯茶,小抿一口后,緩緩道:“你既然不想來相府,又是誰讓你來的呢?”

  南宮菱愣了愣,將頭偏向一旁,眉頭微蹙,似有苦衷說不出。

  “說吧,說什么我都不會罰你,我只是好奇而已!

  “這……”南宮菱欲言又止,頓了頓,暗自下了決心,道:“其實我也不知道是為何,本來爹爹都已經同意我嫁給……他了,可是,有一天,帝王突然要召見爹爹,那一晚,爹爹都沒有回來,幾天后,要我入相府的圣旨就下來了!

  木亦寒眼中一抹冷光閃過,問道:“那你可知道,太尉大人,與帝王都談了些什么嗎?”

  南宮菱搖搖頭。

  木亦寒心下了然,要說這進入相府的女子,跟帝王沒有關系他是不相信的,可這其中緣由,他卻渾然不知,像一個在炎熱干枯的沙漠中行走,沒有方向。

  “我……我是不是說錯話了!蹦蠈m菱問道,一副小心翼翼的樣子,生怕惹怒了木亦寒。木亦寒溫柔的輕撫著她的背,心間突然涌起一抹心疼,曾幾何時,無雙也是在他面前這般,柔弱的樣子惹人憐。

  可是,柔弱的模樣,在無雙身上,只有一次,她一直都是個錚錚的女子,豪氣不輸男兒。

  那樣的無雙,才叫人害怕呢。

  眼前的南宮菱年紀也不過十五六歲的樣子,眉目間都還透露出一股稚嫩,這樣的女孩子,應該待字閨中,享受如花年華,而不應該淌進這趟渾水來。

  看樣子,帝王在他身邊安插了不少眼線,可這到底是為了什么?

  院里風過,落葉在地上打旋兒,滿腹疑問只能在日后,自己慢慢找答案。

  將軍府外,常叔焦急的來回跺了跺腳,滿臉憂愁。他是來找時問青的,剛才門口的下人已經進去通報了,到現在快一個時辰可,也沒有人出來。

  約莫又等了快半個時辰,時問青才從里面快步而來,他剛才忙著處理公務,這通報的下人在一旁侯著也沒敢吭聲,這才耽擱了時候。

  他一見常叔焦慮的樣子,忙問道:“老伯,出什么事了?”

  這不問還好,一問,常叔哭喪著臉,細看之下,眼里竟閃著晶瑩,時問青心里一驚,只聽見他說:“將……將軍,自那日給你報信后,我家小姐就不見了,好幾天了,一點音訊都沒有!

  午時,窗外突然噼里啪啦下去了大雨,容女從廚房里端來了一些糕點,個個小巧玲瓏,入口極為細膩,青雀不由得贊道:“這是誰做的,真好吃!

  “噓!比菖B忙做了噤聲的動作,四下看了看,小聲道:“好吃吧?這是我家主子做的,叫什么如意糕,我偷偷從廚房拿的,他還不知道!

  容女一副像小孩子的模樣,讓青雀忍俊不禁,心里又對他們口中的主子多了些看法,忽然想到什么,忙問道:“誒,你們家主子叫什么名字?”

  “名字?”容女想了想道:“他姓什么我不知道,好像單字一個柒字!

  “柒?”

  “嗯,我們都叫主子的,一般情況下,不會有人叫他名字的!

  青雀哦了一聲,心里想著能不能從容女口中套出幾句話來,暗中打著小算盤。容女不知道她的心思,嘴里滿是如意糕,含糊不清的說道:“你可別說這糕點是我拿的啊,否則我就完蛋了!

  “不會的,不會的”青雀連連擺手,突然眼珠一轉,故作可憐道:“容女姐姐,這附近有沒有賣綢緞的店鋪啊,你看,我這身衣服都臟了!--(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無錯誤、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xuanhuan11(按住三秒復制)安裝手機閱讀器!






顧家有女自傾華最新章節http://www.900000.tw/gujiayounvziqinghua/,歡迎收藏!
手機看顧家有女自傾華http://m.cndxh.com/gujiayounvziqinghua/顧家有女自傾華手機版!
本章有錯誤,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顧家有女自傾華》版權歸原作者顏宋宋所有,本書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學作品思想觀點,僅供娛樂請莫當真。
新書推薦:無盡燃燒的斗魂 、精靈永恒 、慈悲圣劍 、掬魂 、環球挖土黨 、我獨仙行 、陀螺之凡御世界 、拯救女神系統 、獵天爭鋒 、拯救全球

如果蝸牛有愛情 | 大主宰 | 逆鱗 | 雪鷹領主 | 斗戰狂潮 | 元氣少年 | 漢江南岸 | 尚書房 | 網站地圖

丁香花小說網 | 只分享好看的小說 | 手機版 | 網站地圖
本站小說為轉載作品,所有章節均由網友上傳,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本書讓更多讀者欣賞。

全天重庆时彩计划精准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