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代主神|第八十二章

推薦閱讀:帝霸 、我獨仙行 、上門女婿 、葉辰孫怡夏若雪 、陸鳴至尊神殿 、慈悲圣劍 、元素領域 、環球挖土黨 、無盡燃燒的斗魂 、都市極品醫神
  簡易的馬廄,不安的馬匹。食槽中的干草還剩大半,焦躁不安的烈馬無心進食。

  馬匹嘶鳴,馬廄旁,負責御馬的騎士,倚躺在門口大樹上,他與納西河要塞的其他人一樣,都是受了銀發青年的幻境侵襲,短時間無法清醒。

  在騎士的左邊,那里有一爐氣味難聞的糊肉干,那看上去像是肉羹湯的殘渣。顯然,騎士在昏迷前是想煲一爐肉羹湯的,結果卻中了青年的幻境,沒法繼續烹飪美食。

  湯汁被蒸干,鍋底吸收炭火的烈熱,將肉羹烤焦,一束細煙縷縷升空,浮向藍天。

  順著這束焦煙,遙看天際。

  在空中另有一束明跡的黑煙!

  那是狼煙,是木耳哈在預感到危機時,向亞述同胞傳遞的撤離信息。

  狼煙黢青、明跡,在蔚藍的長空下,久而不散。

  在狼煙夠不著的地方,那里有一片希云遮擋陽光。那片希云之中,突然蕩起魔法的波動,不過那樣的波動十分短暫,一霎那的出現,立馬又消失了,它不被任何人察覺。

  遠離納西河要塞的地方,以納西河要塞為點,往東日夜騎行兩日的距離,那里有一所亞述人魔法師的戰奴營。

  與亞述的騎士戰奴營不同,因為大陸魔法師出產量極少,以稀罕著稱,所以,毀滅與得到,斐揚帝國更渴望得到這支魔法師隊伍。

  斐揚人優待他們,平日里,有人為他們送去日常所需,節點更是大禮相誘。這群亞述人的魔法師,他們除了得不到自由,其實應有的魔法師禮遇,他們在這里依然能夠享有。

  普門島,是亞述這群戰奴魔法師的根據地。

  這里相比其他亞述人的處境,簡直就是天堂。

  它雖說是孤島,可這普門島物資豐富,生態繁華,氣候宜人,是從前貴族子弟的修生調養之所。

  外圍是蔥郁的木森,居中則是金貴的寶地。方十里的空地上,大小屋舍隨處可見。即使在戰后,雖說名義上稱之“戰奴營”,可誰又真正將這當之為戰奴營了?

  除了身為亞述人的自己。

  亡國知恥,亞述的魔法師都以罪人自居。他們自責,他們懊悔。敵寇入侵家園,國破家亡,而今他們卻依然活著,活著……甚至有人還活出了優越感。

  普門島中央,那里有一池流淌著魔力的建筑。魔法師們管它叫希望。

  在'希望'的延周,普門島的所有魔法師齊聚。他們一圈圈的將'希望'圍攏,將魔力寄托于'希望'之上。

  這群魔法師,雖說都是亞述人,卻不是身出一處。其中有皇家魔法團的,有魔法公會的,有魔法學院的,還有很多民間散人。

  不同的出身,基奠了不同的立場。

  三年前,他們悲腔怒火,以投身報國的熱血選擇留下。

  時間,是一塊無情的砂紙,它磨光了部分人的棱角,令那些人心生投敵之意。

  其中,出聲最高的,就屬魔法公會。

  魔法公會與騎士公會沒有明確的國際歸屬,在戰事初起之時,其實已經有大量的外國駐守人員脫離了亞述帝國的編制,選擇外投他方勢力。

  留下的都是本土能人。

  可隨著戰后的三年修養,令他們充分認識到亞述落寞的事實。

  外加有無數曾經的同僚以利相誘,不少出身魔法公會的魔法師開始動搖了。

  放下仇恨,接受斐揚統治,與目前趨勢來看,似乎確實是一條不錯的出路。

  今天眾魔法師齊聚于此,總共為兩件事而來。

  第一,他們完成了籌備三年的一個復雜魔法。今天之所以聚此,主要是為了集眾魔法師之力,驅動這魔法。

  第二,有不少人想要乘機向大會提議,以趨大勢之由,扳倒腐朽思想,帶領大家'棄暗投明'。

 。MУ臉嬛,以魔力直通上天,在天梯之頂,凝出一只豎眼,使施術者能夠以'天神'視角俯視大地。

  八百魔法師的魔力,以三名蒼穹賢者引領,集數十萬砝碼之魔力,所有人的腦中出現了一剎那的俯憨大地之容。

  僅僅那一剎,八百魔法師全部透支了魔力。以利薩爾嘴唇發白,眼前泛花,險先暈倒。這無關乎蒼穹賢者,還是朗星法師。凡是參與者,魔力全部輸出。

  看到亞述如今現狀,以利薩爾久久不能平息。

  不少年輕的魔法師更是咬緊嘴唇,拽緊拳頭,悲憤不已。

  “納西河的同胞……”

  “西山要塞的同胞……”

  以魔力俯憨大地,所有人都記住了那一剎在大陸上發生的所有事情。

  納西河要塞的騎士們全部倒下、西山要塞正在趕赴增援的路上、一支強敵勁旅正要阻截。

  這一切,他們都看的清清楚楚。

  “以利薩爾,接受事實吧,亞述帝國已經走遠了!

  修為最高深的三名魔法師,以利薩爾、桀爾夫、夏納三人。

  其中以利薩爾和桀爾夫是儒須老者的形象,而夏納,則是一名風韻猶存的中年婦人模樣。

  以利薩爾是皇室首席魔法師,他擔負著亞述皇族的安全魔法顧問。戰亂來的太突然,太迅速。他都來不及分析什么,亞述就已經亡國了。作為戰俘,他帶著魔法團,本該隨著萊恩大帝而去的,奈何萊恩大帝臨死之前,留下一對年幼的繼承人……

  以利薩爾成了階下囚,這本非他所愿,卻不得不如此。他知道,自己必須留著性命,以便來日小主揭竿之時,有助力可尋。

  “桀爾夫,你下定決心了?”以利薩爾本就是一名年歲已高的老者,這時透支了魔法,又見到了當世格局,他的滄桑感更加顯著了。

  “我希望你能跟我一起!辫顮柗蚩粗岳_爾,他們是摯友,可,經過今天的決擇,來日再相見時就不再是同伴了。

  “萊恩大帝待我不薄,你可以走,可我卻不能負他!

  桀爾夫已經不止一次向以利薩爾提起此事,所以,在桀爾夫向以利薩爾攤牌時,以利薩爾一點都不覺得驚訝。

  “夏納,你跟著桀爾夫離開吧!

  以利薩爾看向婦人,在他的眼里,那婦人并沒有表面那般年輕。

  夏納是亞述帝都魔法學院的院長,也是亞述帝國整個魔法學院系統中最頂端的掌權者。作為一介女流,她將自己的畢生都奉獻給了魔法世界。她的執著,打動了魔法界的身旁兩位泰山北斗。兩人年輕時,為博佳人一笑,深入險地,搏來駐顏的神藥,為夏納守護青春面容。夏納知曉后,不想傷及兩人任何一方,誓言奉生魔法,終身不嫁。

  三人的關系一直都很微妙,誰都不想捅破那一層和諧,都生怕失去對方。

  以利薩爾清楚的明白,這時候選擇離去或許就是最正確的選擇,亞述確實已經無力回天了?伤褪欠挪幌履欠菁缲,他的忠魂不許他視亡國于不見。

  “我不需要你管,魔法學院所屬聽令,愿去愿留?想要走的,好生跟隨桀爾夫會長,他會給你們帶去安全。愿意留下的,就留在以利薩爾大人身旁!

  以利薩爾沒想到夏納如此干脆,就在夏納發聲后,'希望'附近的所有魔法師折半分成了兩方陣營。留守、離去,各自對半。

  “那你呢,夏納?”桀爾夫見大部分人來到自己的麾下,有些激動的問向夏納,別人他無所謂,唯獨他希望夏納能跟著他一起離開。

  “我?在哪研究魔法都一樣!

  夏納的回答令桀爾夫失落,桀爾夫聽出來了,夏納是要留在這普門島。

  “保重!辫顮柗驀@息,留下一句話后便起身離開。

  相處這么久,三人了解彼此,知道對方下的決定自己左右不了。

  桀爾夫整裝眾魔法師,讓他們收拾好各自的東西,準備離開。

  臨行之際,夏納來了。

  “夏納!”桀爾夫欣喜,他以為夏納想通了,要和他一起離開。

  “帶我們離開這!毕募{平靜的開口,在她身后,是選擇留下的另外一半魔法師。

  以利薩爾沒有出現。

  “帶你們離開?”桀爾夫想到一個可能,張了張嘴,卻沒有開口說出。

  “他們需要我們!毕募{沒有避諱,直言說道。

  桀爾夫當然知道夏納說的他們是誰,不光是他,在場的所有魔法師都知道。

  是亞述的那幫倔強騎士。

  “以利薩爾呢,他不和你一起?”桀爾夫沒有拒絕,只是他沒見著以利薩爾,有些不理解。

  “他不能離開,斐揚人不會放任他在外面不管的!

  桀爾夫想了想,也是。像他們這類帝國標志性的人物,有哪一個不是被敵方深研透徹的?這也是當初斐揚人找上他桀爾夫的原因。

  如果斐揚人當初找上的是以利薩爾,那就沒有之后的這么多事了,以利薩爾會用非常直接的方式告訴斐揚人,投誠,根本不可能!

  “如果他也佯裝投誠,斐揚人多半不會相信!碑吘巩敵跻岳_爾的反抗那般激烈,幾乎是以命相搏。若不是圣殿大牧師集體結陣,隔去了他與天地元素的聯系,恐怕那場惡戰下來,如今世上早就沒有他以利薩爾了!斑@個老頑固!

  “不錯,所以他只能留下!

  “你要去救人,我不反對,……!辫顮柗蛳肓撕芏,他有些不放心。

  最終與夏納達成約法三章,確定夏納不會做出太過于出格的事后,桀爾夫才安心,同意帶夏納這批魔法師一同投誠離開。

  商討爭辯時,夏納眼神暗淡了許多。

  因為她發現,正如以利薩爾私下與她所說的一樣,桀爾夫這回兒是真心想要去投誠了。以利薩爾說,出于良心,這會是桀爾夫最后一次幫助亞述人了。

 。ё詈笠淮危А募{苦笑。

  昔年,他們曾是多么要好的朋友。一同歡樂,一同冒險……

  他們的投誠很順利,大批魔法師在斐揚人的鼓樂吹送中離開了普門島,他們獲得了期盼中的自由。

  當夜,夏納避開斐揚人的監視,去了桀爾夫的行軍帳篷。

  兩人交談了一番細節后,使用聯合魔法,將監視他們的所有斐揚人都催眠。

  “夏納!”

  看夏納離開帳篷的最后一席背影,燭火闌珊,桀爾夫忍不住叫道。

  桀爾夫的聲音很輕,夏納聽到了,可她并沒有打算回頭。

  她這一走,他們已經不再是同路人。

  咻!

  一顆小火球躥聲而上,于夜空之中,聚然爆裂!

  營地騷動,半數魔法師早已警備。聞訊,整裝而出。

  他們向西離去,因為在西邊,那里有一支隊伍需要他們的救助。

  “希望還能來得及,哪怕只救下一兩人!毕募{心里清楚,照那時施法看到的景象,安德烈的隊伍應該已經和圣殿勢力撞上了。

  她現在過去肯定趕不上戰斗,她只是希翼,盼著兩軍實力相差不至于那么大,不至于全軍覆沒。

  ……

  幕至深夜,夜風襲襲。一身破布麻衣的易凡,正安祥的躺著。

  易凡在這已經躺了大半天了,表面上他深處昏迷,可實際上,他的精神正在接受迪達及其嚴酷的訓練。

  與從前不同,在見識過易凡的狂化后,迪達終于拋棄了最后的芥蒂,打算誠心實意的輔佐易凡了。

  狂化,這狀態在狂靈族之中都顯得稀少與神圣,他迪達還有什么芥蒂的想法?

  趁著易凡昏迷,迪達強行喚醒易凡的精神,讓易凡的精神先**一步蘇醒。

  “我說,你小子是不是豬腦子?這么簡單的控制你都練了大半天了,嫌不嫌累!”

  精神世界是能夠隨著豐富的想象力而幻化。易凡為自己擬定場景,將訓練場設置在當初西頓城的演武場上。

  這是易凡記憶里印象最深刻的地方。

  因為那天,在那個地方,他以普通平民的身份,成了一名貴族小姐的守護騎士。

  安娜小姐!

  “你你……你居然還開小差!”

  演武場上,易凡手握龍鱗甲所化的大劍,在那苦思冥想斗氣的操控竅門。半空中,迪達漂浮著。

  當迪達察覺到易凡走神,一觸雷電'轟'聲而下,直接將易凡劈了個外焦里嫩。

  “咱沒走神……”易凡氣憤的狡辯道。

  “你再說你沒走神!”迪達恨鐵不成鋼的看著易凡,他指著易凡不遠處的一道身影,惱道:“你當我瞎?你沒走神,那她是哪來的?”

  易凡轉身去看,當他親眼見到那道倩影,小臉蛋霎時漲紅。

  “安……安娜小姐,您怎么會在這?”

  那倩影正是安娜,安娜的樣子與原來易凡記憶里的一樣,一身俏麗戎裝,清爽灑脫的黃色發尾。

  她的嬌玉面容,時不時的出現在易凡的腦海。

  易凡只要一想到安娜,內心那種想要保護她的**就特別強烈。

  “笨……”迪達正要損易凡,告訴他,這是他的精神空間,這里,包括場景,包括那女孩,都是他自己想象出來的。

  就在迪達想要說不出口時,易凡的雙眼突然進入狂化狀態。

  天空,有無數箭矢鋪蓋而下,它們的目標是易凡,也是'安娜'。

  “不!”

  易凡奪步而去,想要護。О材龋,可箭矢的速度迅猛之極,易凡只能眼睜睜的看著箭矢逼近'安娜'。

  無助感充斥著易凡。又是一聲不甘,撕心裂肺。

  噗!

  他瘋狂運轉狂靈戰決,在箭矢即將鉚在'安娜'身上時,斗氣終于有了反應!

  五道戰環,五道風屬性的斗氣戰環透體而出。

  易凡的速度急劇猛增,腳下浮步,縷縷生風。

  在箭矢抵達之前,易凡趕上了!

  擁佳人入懷,預想的利箭穿身之痛卻遲遲未現。

  半空中,迪達雙手捂腹,夸張的捧腹大笑著。

  “哈哈哈……”






末代主神最新章節http://www.900000.tw/modaizhushen/,歡迎收藏!
手機看末代主神http://m.cndxh.com/modaizhushen/末代主神手機版!
本章有錯誤,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末代主神》版權歸原作者作彼靈所有,本書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學作品思想觀點,僅供娛樂請莫當真。
新書推薦:無盡燃燒的斗魂 、精靈永恒 、慈悲圣劍 、掬魂 、環球挖土黨 、我獨仙行 、陀螺之凡御世界 、拯救女神系統 、獵天爭鋒 、拯救全球

如果蝸牛有愛情 | 大主宰 | 逆鱗 | 雪鷹領主 | 斗戰狂潮 | 元氣少年 | 漢江南岸 | 尚書房 | 網站地圖

丁香花小說網 | 只分享好看的小說 | 手機版 | 網站地圖
本站小說為轉載作品,所有章節均由網友上傳,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本書讓更多讀者欣賞。

全天重庆时彩计划精准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