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生悟道|第四百六十一章

推薦閱讀:亂晉我為王 、帝霸 、陸鳴至尊神殿 、葉辰孫怡夏若雪 、元素領域 、超神機械師 、一劍獨尊 、劍卒過河 、都市極品醫神 、帶著農場混異界
  如果···世上如果當真有這么多如果的話,那某些人也不會總自以為是的,總覺得自己正確,地位高人一等,但卻不知自己實不過是個卑微的,連自己身處的世界也沒有看明白人而已!

  但在被那只上古尸鱷追趕著讓彼此的距離越來越近的時候,帝俊總算是感覺到一種被壓迫的感覺,道:“這畜生···如果我的實力還在,那我也不至于會這么狼狽的,被區區一只已經不知死了多少年的上古鱷魚追趕了這么久!老岳,你說咱們該怎么辦呢?那畜生追趕的這么緊,我怕咱們還沒來得及趕到那地方,然后就立馬被它給追上了的,倒是咱們即便不想戰斗都不能了!老岳···”。

  岳霸山道:“地方?什么地方?帝俊,你從一開始就在與我說要去什么地方的,但咱們要去的那是什么地方?”。

  帝俊道:“是···哎呀···老岳,咱們此次要去的就是咱們沼澤深處特有的那處溫泉谷!之前,老烏龜那家伙出賣我,只留我自己一個人被這畜生追趕著,然后還差點兒被它給殺了的,好在有那人族丫頭及時趕到,救下了我!可是···因為我身上受了傷,實力損耗嚴重,但憑那人族丫頭一個人卻敵不過那畜生的,只能攙扶著我一起逃走!但在逃跑的過程里我們發現,那只尸鱷似乎對溫泉谷有些忌憚的,一直不敢靠近!但即便是知道我和那個人族丫頭就在里面,可那畜生就是不敢靠近的,這才讓我有了些時間休息,恢復了些力量!所以那人族需丫頭就猜測說,身后那只尸鱷可能因為是死物,所以對硫磺和陽剛之氣比較忌憚的,這才不敢靠近那溫泉谷!但在知道這個事情之后,她就立馬吩咐我,讓我來找你,將你帶到那溫泉谷里去暫時避避難!事兒就是這么個事兒!老岳···”。

  岳霸山道:“事兒就是這么個事兒?還有那溫泉谷?”。

  帝俊道:“對!就是那溫泉谷!哎呀···我這也不知是怎么了?但在感覺到緊張的時候就有些嘮叨的,連自己說了些什么話都不太記得了!不過咱們還是快點兒吧!身后那畜生追的越來越緊的,保不準什么時候它那實力和速度又怎么加了,然后立馬追上來的,以咱們的實力根本就沒辦法與它面對面,實打實的一戰!”。

  “帝俊···你···”

  雖然帝俊沒有明說,但從自己耳朵里聽見的,帝俊那“呼呼”的喘息聲,以及它那“砰砰”的,有些不受控制的心跳聲,岳霸山可以猜到,帝俊現在的實力損耗的實在太嚴重的,但在跑出這么短短的數萬丈距離后竟開始喘息、緊張,甚至還有些疲倦,它那心里忍不住有一種酸澀、灰暗,但還有些暖暖的感覺,道:“帝俊,快抓緊了我的尾巴,咱們走!哼!”。

  “老岳···你···”

  岳霸山剛才所說的那些話雖然僅有短短的十幾個字,但在帝俊那耳朵里、心里聽來,一種被保護、被信任的感覺瞬間彌漫全身的,那本來已經有些力竭的身體不知從那兒卻再生出一些力量來,道:“那···我就謝謝你了!老岳···嗷···”。

  身后,那只本以為自己的目標此次應該再也不可能逃脫自己的追殺的尸鱷,它看見自己眼前的目標忽然發出一聲嗷嘯,然后那速度卻在不斷加快著的,但在十來個呼吸后就已經脫離了自己的視線,甚至是遠遠的超出了自己的攻擊范圍,它那心里忍不住有一種郁悶的,意愿不能得逞的兒讓自己整個人都有些不暢快的感覺!

  但在這種感覺產生之后,它忍不住怒吼了一聲只立馬停頓下來,一尾巴狠狠的砸在自己身后的沼澤里,將它轟擊的四下飛濺的,在“砰咚”的一聲巨響中變成了一個長長的,足有十數丈長,三丈多寬,四、五丈深的巨坑!

  顯然,那只上古尸鱷因為接連追趕目標失敗,心里已經變得很是郁悶、煩躁的,這才在看見帝俊和岳霸山消失了之后就立馬生氣的怒砸身后的沼澤,發泄自己心里的怒氣!

  只是,不管那只上古巨鱷變成的尸鱷生氣與否,楊紫欣有沒有找到敖青和錢重山,將它們一起帶到沼澤深處的溫泉谷與帝俊和岳霸山回合,但那被金玉玲、攔截過的宇宙飛船,它這會兒正飛速靠近著伽馬星!只是上面那本來還在閉目修煉著的船老大---張飛,他忽然卻張開了眼睛,道:“書生···不···現在···我應該稱呼您一聲前輩才是!只是···書生前輩,但不知你和老黑這樣的···修為和境界高深的“化神境”決定高手,你們為什么卻要故意的隱藏起自己的修為加入我們,然后還要故意的刮起一陣“宇宙旋風”,將我們吹進這片星域來呢?前輩···”。

  聽得張飛的詢問,那長相秀氣的書生有些無奈的只向旁邊的馬鈞看了一眼,然后才回過頭來看著張飛,道:“老大···你···”。

  可是,若是換了以前,張飛在聽見書生叫自己做老大的時候還心安理得的,敢于承受!但現在···想到無論是眼前這個清清秀秀,長得有幾分女里女氣的書生,還是那長著滿臉粗狂的大胡子的老黑,自己與他們相處了這么久,但卻對他們的身份、背景,甚至是修為都一無所知的,要不是因為之前忽然遇見這么三個實力強橫的修者,將自己等人攔截下來,那他們的修為和身份也不會被暴露的,讓自己大開了一回眼界!

  只是現在···看著那修為比自己和馬鈞高了整整一個大境界的書生,他這會兒竟還有些委屈和無奈的看著自己,張飛實在有些理解不能的,輕輕嘆了口氣道:“好了!書生···啊不···因為我不知道你的本名,那我只能稱呼你為“書生前輩”的,有什么冒犯之處還請前輩原諒!”。

  看之前還對自己居高臨下,有理有節的張飛,他這會兒竟與自己有了深深的隔閡,但連說話也帶有幾分陌生、客氣和客套,那書生無奈的只嘆了口氣,道:“老···你···那···好吧!既然老···既然你們都這么說,那我就我真實的姓名和身份全都告訴你們好了!只是···我希望你們在知道了我的身份和姓名之后,你們千萬不要說出去的,以免給你們自己帶來許多不必要的麻煩,甚至是···死!知道的事兒越多,招惹的麻煩就越多的道理,想老大你···不···想張飛、馬鈞你們也是知道的!”。

  張飛道:“這個您大可放心!前輩,我等小輩雖然修為、心機及不上您,但對于保密的事兒卻絕不會含糊的,更不敢輕易拿自己的性命開玩笑!馬鈞···”。

  “啊···你剛才什么?老大···”

  聽得張飛的叫喚,馬鈞才將自己的目光從書生身上收了回來,但當他回過頭去看著張飛的時候卻見,他那臉上似乎已經有些不太高興了的,但因自己的反應有些遲鈍,馬鈞感覺自己實在有必要解釋一下的,但咳了咳只道:“不是···老大,我剛才是想說···書生···不是···是書生前輩···書生前輩他好像···我們好像不僅沒看清楚書生前輩的修為,但連性別也···說句有些冒犯的話,書生前輩,您···現在應該是有在利用幻化之術改變了一些自己的容貌和····性別吧?”。

  書生道:“是嗎?連你也看出來了!馬鈞···”。

  馬鈞道:“不是···不是晚輩看出來了!而是,前輩您雖然故意用幻化之術改變了自己外在的容貌,但您···您的一言一行、一舉一動都有些比較女性化的,并沒有我們男人之間該有的粗狂,還有些···因為晚輩···晚輩平常與您接觸的較多,但您從來不想與我們有任何肢體接觸的,一直在抗拒著我們接近您!所以我便大膽的猜測,您是···但因為我們也比較了解,一個女孩兒如果混跡在我們這些無所畏懼的,隨時都有可能會與人拼命的男人堆里,那會比較困難的,但變化一下自己的性別也是比較···比較可以理解的!前輩···”。

  張飛道:“你給我閉嘴吧!馬鈞···你以為就你自己聰明,而別人都是傻瓜嗎?笨蛋!”。

  剛才,書生本來還有些警惕的,以為馬鈞會說出些什么話來,但想到連馬鈞這樣一個有些粗心大意的家伙也看出了自己身上的“秘密”,那看起來比較粗曠,但實際比較心細的張飛肯定也看出來了的,但只是一直沒有說罷了!

  想到這兒,書生感覺自己心里的警惕反而可以放下來的,道:“這么說來···張飛你也知道···”。

  張飛道:“知道歸知道,但說不說···會不會起心思那自由是另一回事兒了!前輩,那老黑已經走了!但在被三個與自己修為相當的對手追趕著,他還能否活著回來基本已經可以確定了的,但不知前輩您有什么打算呢?是繼續留在我們這兒欺騙我們,還自行離開,去完成···甚至是達到您自己想要達到的目的呢?前輩···”。

  “張飛···你···”

  想到剛才,也就在幾個時辰前,自己這一行本來還前行的好好的,但飛船忽然卻停下來了的,莫名的竟出現了三個修為和實力幾乎不下于自己,甚至是比自己更強的修者,書生以為自己當時即便不死也得經歷一場苦戰,但還得出動自己隱藏的絕技,然后才有可能脫身的,從那三人形成的包圍圈里逃出來!但不像人家卻根本不理會自己的,圍著一個老黑就出盡全力,招招致命的直往老黑身上招呼,然后才讓自己等人活著離開了那片陌生的星域!書生心里有些感慨,但也有些忐忑的道:“雖然···我之前的確是有欺騙過你們,但我那不是故意的!因為某些特殊的原因,所以我才不得不說謊,甚至是隱藏了自己的性別的,故意埋跡在你們團里!可是我并沒有惡意的,也從來沒有想要傷害,甚至是利用你們!但如果你們心里覺得我這么做實在是有些···有些欺騙和隱瞞的話,那我向你們道歉!對不起了!張飛···馬鈞···”。

  張飛道:“前輩言重了!區區晚輩,那里卻敢讓前輩您向我們道歉!”。

  書生道:“張飛···你···如果你真的介意這些的話,那我···”。

  張飛道:“不用了!前輩···我等區區晚輩,不值得您如此對待!更不值得您屈尊降貴的與我們呆在一起,委屈了尊駕!前輩您要是沒事兒的話,您還是自己請便吧!前輩···”。

  本來,書生以為只要自己愿意誠心的向張飛道歉,那他應該不至于會繼續生氣的,甚至是趕自己走,但當聽得他竟然直言不諱的想讓自己離開的時候,她那心里忍不住“咯噔”的一聲,道:“張飛···你···你···”。

  旁邊,那看著張飛竟然敢這么大膽無禮的于“前輩”說話,甚至是想要將她趕走的馬鈞,他那心里實在有些理解不能的道:“不是···老大···你怎么···嗯···不是···我說···老大你這是怎么了?你為什么一定要將書生···將書生前輩趕走呢?我們現在一個個的實力都大不如從前的,如果有書生前輩這么一個“化神境”的絕頂強者幫著,那咱們的生存幾率就可以大大增加的,不至于會···”。

  然而,馬鈞的話還沒說完,張飛卻已經開口打斷了他,道:“你給我閉嘴吧!馬鈞···你不說話,沒人會將你當啞巴!但是···哎···說實話!書生···雖然我暫時還不知道你的本名,但我知道,你對我們沒有惡意!但是···書生,你自己好好的想想,從剛才···也就是自老黑的身份被揭穿,然后被那三個人包圍著根本難以逃走、逃跑的時候開始,我們就已經處于一種時刻面臨危險而不自知的情況!但在這種情況下,她們為什么會追著老黑,但卻放過了我們的,到現在也沒有追上來呢?要知道,你們這些“化神境”的強者,那速度可比我們這艘宇宙船要快的太多的,根本不可能有時間讓我們逃脫自己的視線,甚至是脫離她們的掌控!但是,這其中最奇怪的就是,她們既沒有追上來,也沒有限制我們的行動,但就這么放任著我們逃走,繼續前進!如果換了是你···前輩,您會覺著這其中沒有問題嗎?馬鈞,你覺著呢?”。

  聽得張飛的詢問,馬鈞還沒有想太明白,但書生卻已經有些明了了的道:“這個···張飛,你的意思是說···在那顆生命星上有埋伏?”。

  張飛道:“雖然我不敢完全確定,但至少···一個修者···一個“化神境”的修者,她可以無視太空中那有些惡劣的環境,在沒有空氣和濃郁的靈氣的太空里生存,但普通人和一些普通的修者,她們不可以!兒那三個“化神境”的強者呢?她們該不會就這么無緣無故地出現,然后又這么無緣無故的消失,但只為了對付一個老黑,對付一個他們從來沒有看見過,更從來不認識的外來修者吧?前輩,您覺著呢?”。

  書生道:“這···我雖然可以憑借自己的修為看見,那顆生命星上有金丹境的妖獸,但要是那三個人···她們故意的隱藏了自己的修為和蹤跡,那我也沒辦法將她們找出來的,逐一擊破,甚至是將她們殺死!只是,如果按你所說的···張飛,如果那三個人,他們真的在那顆生命星上設下了埋伏,那我們又該怎么辦呢?畢竟,我們的人數雖然相對較多,但修為的絕對差距決定,我們根本不可能戰勝他們的,唯有···唯有等著人家寬大為懷,不與我們計較,然后我們才有可能會有一線生機的,以后或許還有機會活著離開這片星域!但···這種可能好像也不太大吧!張飛···”。

  想自己本來是向與書生攤牌,讓她離開自己這個小團體自謀生路的,但不想說著說著就改變了方向的,似乎又回到了從前的樣子,但只是因為少了一個老黑,所以才讓自己感覺著有些別扭,張飛在深吸了口氣后又慢慢將它呼了出去,道:“書生···不是···前輩···我本來是想說,兵對兵,將對將!像您這樣的高手,對一般的金丹境修者的交戰應該是不會插手的吧?”。

  書生道:“這個···不會!做為高手,對于不同境界的修者交戰,但只要是交戰雙方之中沒有自己在意的人,我們都不會插手的,任憑交戰雙方憑自己的手段和實力取勝!張飛,你為什么忽然···啊···難道你是想···所以才故意讓我離開的,這樣你們就不用被我牽累著被···被···原來是這樣!我之前還以為···呼···是!兵對兵,將對將!我的修為或許是比你們強,在一般的情況下也可以保護你們,但現在···現在的我反而成了你們的累贅的,一但讓你們跟著我一起被她們盯上,那你們也···那···張飛,馬鈞,你們自己保重吧!我先走了!···”。

  “等會兒···前輩···不是···書生···書生···你···”

  看書生說著,臉上不由得卻露出了一副有些落寞的表情,馬鈞剛要開口將她留下來,但書生那到熟悉的身影卻立馬挪移著從駕駛艙里消失了的,但留下馬鈞那聲音還在駕駛艙里回蕩著!至于張飛···他在看見書生已經離開后,心里雖然有些不舍,但也有些輕松的輸了口氣,道:“馬鈞···準備一下!等宇宙船靠近到那顆生命星外圍之后,咱們立馬棄船,徒步登陸那顆生命星!”。

  聽得張飛這話,馬鈞還以為自己聽錯了的,道:“什么···徒···徒步?我沒聽錯吧?老大···”。
三生悟道最新章節http://www.900000.tw/sanshengwudao/,歡迎收藏!
手機看三生悟道http://m.cndxh.com/sanshengwudao/三生悟道手機版!
本章有錯誤,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三生悟道》版權歸原作者小笨蛋08所有,本書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學作品思想觀點,僅供娛樂請莫當真。
新書推薦:重生之大涅磐 、花開錦繡 、超弦空間 、武帝丹神 、神秀之主 、重生之風起民國2 、穿越1862 、特種狂龍 、天災 、軍婚晚愛

如果蝸牛有愛情 | 大主宰 | 逆鱗 | 雪鷹領主 | 斗戰狂潮 | 元氣少年 | 漢江南岸 | 尚書房 | 網站地圖

丁香花小說網 | 只分享好看的小說 | 手機版 | 網站地圖
本站小說為轉載作品,所有章節均由網友上傳,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本書讓更多讀者欣賞。

全天重庆时彩计划精准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