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命主宰(天命主宰)|719章 超脫(完)

推薦閱讀:帝霸 、上門女婿 、陸鳴至尊神殿 、葉辰孫怡夏若雪 、元素領域 、超神機械師 、替天行盜 、一劍獨尊 、都市極品醫神 、帶著農場混異界
  就在天命同盟的大軍,開始與阿薩神系的黑暗軍團接觸的時候,在光明世界的外域虛空,正有一段對話在進行當中。

  “能告訴我究竟是怎么回事嗎?我親愛的女兒!”

  這是一艘翠綠色的戰艦艦橋,拉德文那稍顯富態的身影,投影在生命與戰爭女神伊莎貝拉的面前,她的面容沉冷嚴肅。

  “我聽說那家伙的天命同盟,已經完全放棄了世界外部的防御是嗎?”

  “的確如您所知,相關的信息,我很早就已具文發送給您了,不過母親您最近似乎在沉睡?”

  伊莎貝拉實話實說:“大概半年前,他將絕大部分的軍力都集中于黑暗世界的孽海,為此外域的防御部隊幾乎被抽調一空。如今駐守于外域的部隊,只能保障防線的最低需求。這其中還包括了藍血軍團,以及我的生命軍團!

  “那么這半年當中,你什么都沒做?你旗下的某位軍團長告訴我,這半年以來你一直都在兢兢業業,老老實實的給他看家?”

  拉德文的眼神有些不悅:“如果是這樣,你就太讓我失望了伊莎!

  伊莎貝拉先是錯愕,然后就不以為然的皺起了眉頭:“我不認同您的看法,母親,我的所有作為只是盡到我的職責。而您所說的那位軍團長,他就像是盲人摸象,大概是無法完全了解這邊的整體局勢的!

  她分毫不讓的與自己的母親對視:“半年來,我一直都在試圖查探那位陛下的意圖,F在的情況很不對勁,天命同盟雖然將他們的軍力從外域抽調一空,可他們的敵人至今都沒有任何動作,哪怕恐虐之主,他旗下的十一個大軍團,目前也都是徘徊在外域邊緣,至今都沒有繼續深入的打算。除此之外,我在天命同盟內部安排的一些暗子,這半年中也與我斷絕了聯系!

  說到這里她語音一頓:“據我所知,這種情況并不只是我這邊。從半年前開始,天命同盟的高層突然之間就變成鐵板一塊,保持著驚人的團結與紀律。我們再無法從這些人的口中得到任何有關同盟的內政軍務方面的情報,當然也包括了那位命運主宰本人的消息!

  “還有這樣的事?”

  影像中的拉德文有些詫異了,她不由陷入深思:“如果是這樣的情況,那就難怪了。就在不久之前,泰拉帝國給我開價,讓我們配合幾位混沌之主作戰!

  伊莎貝拉再次驚訝,可隨后她就不以為然的回應道:“母親!‘安格拉斯’與‘卡班哈’是恐虐旗下最出色的大魔,他們擁有高達十一個大軍團,可即便如此,這兩位在虛空外域也是坐觀了半年之久,一直都不敢深入。還有黑暗孽海,作為被攻擊的對象,他們一直隱忍到現在。而如今我的旗下,只有相當于三十個神意軍團的力量,我現在又能做什么呢?泰拉帝國的目的,只是為借助我們的手,試探那位命運主宰?扇绻亲钤愀獾哪欠N情況,這只會把我們推入火坑!

  “你可以為他們讓開道路,讓恐虐的軍隊直接進入雙子世界!

  拉德文看出了自己女兒的反感情緒:“泰拉帝國的開價很高,無論這次任務的成敗,他們都會接納我為泰拉帝國的領主,給與侯爵地位。除此之外,他們承諾幫助你晉階神上神。伊莎,你的情況,可比那二十位帝國皇子好多了,他們掌握著一個大千世界,雖然小了些,可也足以讓你晉升神上神!

  伊莎貝拉的呼吸,頓時就急驟了起來,她的面皮發紅,一身神力鼓脹澎湃,難以遏制。

  可隨后不久,理智就重新回歸到她的神念當中。

  “我不認為這是個好主意,母親!

  伊莎貝拉深深一個呼吸,勉強克制住了貪念:“我知道泰拉帝國的開價一定很高,可現在真不是時候。我認為還可以再等一等,相信用不了多久就可真相大白——”

  可隨著她的話,影像中的拉德文卻越來越顯不悅。

  作為一位神上神,拉德文通常不會有這樣明顯的情緒表露?扇绻霈F了,就表明了這位有著強烈的干涉傾向,甚至是有著不耐的情緒。

  而就在伊莎貝拉想著該如何化解這場危機的時候,她的神色微動:“母親!請再等兩天如何?天命同盟與孽海雙方的軍隊,已經開始接觸了,我想我們很快就能知道究竟!

  她微一抬手,就將一副畫面,展現在她們兩人的眼前。

  拉德文眼中積郁的怒意,卻更加明顯:“伊莎貝拉,泰拉帝國的人之所以會找我們,會開出重酬,不就是因為他們還不知道那位命運主宰的根底?就是因為他們之間的戰爭即將開始,你——”

  拉德文的語聲卻在此處驟然一滯,再沒有了后文。

  這是因影像中正在發生的一幕,吸引了她幾乎所有的注意力。

  ※※※※

  “還真把這諸神之敵完成了?”

  李墨塵看著那‘混沌’卡俄斯,也感覺到他旗下諸神對這件‘對神兵器’的恐慌情緒。

  而此時飛凌于卡俄斯上空,宙斯那充滿了復仇欲望與得意的嘴臉,也很讓人厭煩。

  “正常的戰斗,我的部下都可以接受?赡銈兊倪@個玩具,卻有些犯規了,還有,我看得出來,他現在非常痛苦,是痛不欲生的那種痛苦,只是被強加于他的愉悅與欲望壓制著無法表達。所以——”

  李墨塵一聲嘆息,然后抬起了手:“感謝我的仁慈吧,在這里,我賜予你死亡!”

  幾乎沒有任何征兆,‘混沌’卡俄斯的氣息就已完全的,徹底的消亡。

  這一幕,讓原本喧囂的戰場頓時恢復死寂。所有人都在看著這尊突兀倒下的巨人,臉色錯愕都不敢置信。

  “怎么回事?”

  “怎么突然就死去了?是轉化的方式出問題了嗎?還是本身有著缺陷?”

  “這不對勁!”

  “奇怪,我剛才沒感覺在這家伙身上有什么不對勁的地方!

  而就在阿薩神族,都在驚慌議論的時候。光輝之主站立在方舟號的前方,一身光輝燦爛的神力與氣機,顯得無比的壓抑與沉寂。

  “這是,創造級?”

  以天使形象立足于荷魯斯身側的撒旦,一時間驚疑不定:“我剛才沒看錯吧?他到底是怎么辦到的?”

  “不是創造,可一樣很可怕,那無疑是命運與時序的力量!

  伊西絲半閉著眼發出一聲嘆息:“半年前他親口對我們說,那是魔法的極致?粗,諸神的棋局,可能已被他終結!

  在他們的對面,宙斯的臉卻是蒼白如紙。作為‘混沌’卡俄斯的操控人,他更清晰的體會到那位命運主宰的力量。

  就在那一瞬,命運決定了卡俄斯的生命走向終結,于是一切不可思議的巧合在卡俄斯的體內發生,一直到卡俄斯的元神與體內的能量循環都壞死崩潰。

  “你沒有感應錯,那確實是創造級的權柄與力量,就層次來說,還要超出守護在你奧林匹斯神山的那桿神器之上!

  這是色孽,祂妖嬈的身影顯現在宙斯的身側:“毫無疑問,這家伙已經是神上神的位格。不過目前,我們還不知道他那‘創造’的極限!

  宙斯卻知無論是哪一種情況,對他而言都非常糟糕。

  那位已經有了在主物質界鎮壓混沌四神的力量,并可在這個世界與他們正面對抗。

  而如今色孽在意的,只是這對抗的力量的大與小而已。

  那位殺死卡俄斯的手法,已經敲響了他與奧林匹斯神系的喪鐘。

  “去準備吧!宙斯,把你們的軍隊都帶到這里,決戰已經到來了。如果不想失敗,你們就只能在這里阻止他!

  色孽語含著冷意,還有著不容拒絕的威嚴:“這是我們唯一的選擇,也同樣是你的唯一,除非,宙斯你想現在就接受失敗與死亡!”

  ——即便她在這場棋局中失敗,她也有無數的辦法讓宙斯這樣的人物承受背叛的代價。

  “這也是我與帝國的意志!”

  這是‘帝皇之子’福格瑞姆,他不知何時也出現在了附近:“我的朋友,你們從帝國取得了許多,而現在,是你們該付出的時候了!

  而這一刻,在安托利亞大陸安閑垂釣的中年男子,卻一陣發愣。他看了眼前的海面良久,然后就苦惱地抓了抓自己的頭發。

  “這個家伙,他是要讓我臉面無存啊!

  他已再無法安坐,在不到一秒之后,這位混沌之主就直接丟下了這里的一切,踏入到了一片虛無當中。

  ※※※※

  而此時在李墨塵的御前,所有參戰的十九位神王,也都以無比恭謹的姿態肅立著。

  他們的君王展現出來的力量,讓此地的所有人都再次生出了敬畏之心。

  半年前的李墨塵,只是讓他們感覺驚悸無力,莫測高深,那無比強大卻又讓他們無法理解的真理之韻,讓他們本能的震顫畏懼。

  而現在,這位的力量終于浮現出冰山一角。

  “傳令諸軍,按照預定步驟繼續!”

  隨著李墨塵一聲令下,原本暫住攻勢的大軍,就再一次全線進擊。

  一場大戰爆發在即,可隨著各部即將接觸的時候,那些阿薩神系控制下的黑暗生物,又再一次退入到孽海的深層。

  “陛下?請問是否需要追擊?”

  戰略之神加西亞·費倫用含著詢問的目光看著李墨塵,他本人認為現在的局面更適合穩扎穩打。

  深入孽海之中與那些黑暗生物作戰,這絕對是一個無比愚蠢的主意。

  可之前發生的一切,以及命運主宰展現出的不信任。讓他暫時失去了自信,也更敬畏于主君的權威。

  “不用!”

  李墨塵搖著頭:“加西亞殿下,按照你們的想法做就可以,我可不希望我手中的盾劍畏首畏尾!

  加西亞的神色當即一松:“謹遵圣命!”

  接下來二十幾天,整個天命同盟的盟軍依然是遵照雅典娜制定的‘失落!媱,一步步的往前推進。每次前進,絕不超過一公里,且在駐營之后,始終都一絲不茍地修建防御工事與營地。

  而到了這個時候,這規模龐大的孽海,已經被這數以億計的大軍,數萬神明壓縮到只有薄薄的一層。

  阿薩神系與那些神孽,還有他們的軍團,已經藏無可藏。

  值得一提的是,他們對面的力量又有了增長,宙斯麾下的奧林匹斯諸神與八千五百個神選戰士團,幾乎全員至此。

  甚至還有眾多來自于外域,隸屬于恐虐旗下的軍隊——根據情報,這幾年當中的確有許多的恐虐之子,偷渡潛伏到雙子世界。

  而如今一場史詩級的大戰,又再一次迫在眉睫。

  不過在雙方開戰之初,李墨塵就先收到了一個好消息。鑒于理念不合,地母神瑞亞已經提前離開了這個世界,灶神赫斯提亞則帶領著不少奧林匹斯神明,叛歸到了李墨塵的旗下。

  “所有人都有一個底線,而宙斯與蓋婭的做法,是我們無論如何都無法接受的!

  赫斯提亞嘆息著跪于李墨塵的御前:“請殿下務必給予我這些后輩一個容身之地。為此我赫斯提亞,愿意為您作戰!

  李墨塵對這位的投靠,還是很高興的。

  即便在他旗下諸多神格二十當中,赫斯提亞無論是天賦,力量還是底蘊,都是最拔尖的。

  她超過了雅典娜,也不是普羅米修斯可以比擬的。只有洛基,可以與她相較。

  這是未來可以與海格力斯一樣,能夠獨當一面的存在。

  不過在眼下的戰爭當中,赫斯提亞與她帶來的眾多泰坦巨人,其實起不到多少作用。

  所以在安撫完這位灶女神之后。李墨塵就繼續注目著孽海的深層。

  “就兵力來說已經比我們多了,居然還要仰仗地勢,這不公平!

  撫劍侍立在側的侍童波洛斯,頓時滿含錯愕的看著自己的主君:“陛下?您的意思是?”

  “看來我們得讓戰局恢復公平!

  李墨塵一個抬手,于是一個霎那間,對面孽海內整整七頭無比強大的,神格二十的神孽,軀體都爆為血粉。

  ——相較于宙斯等人,這些沒有太多自我意志,也不知道該如何抵抗命運的存在,更容易對付得多。

  可于此同時,他也感知到了極大的抗力干擾。

  且不止是一股,那是六股不同來源,不同性質的力量,他們結合在一起,試圖挽救這幾頭神孽的命運。

  “這是忍耐不住了嗎?”

  李墨塵冷笑道,他看出這是混沌四神在放大他麾下將士的恐懼,欲望,斗志等等情緒,在撼動著他們的戰斗意志。

  除此之外,原本像是機械一樣整齊向前的陣線,也像是被塞入了沙子,變得不那么順暢起來。

  這正是混沌邪神們的力量體現,有人害怕,有人則戰意十足,原本齊整的陣線自然會出現脫節。

  除此之外,李墨塵也感應到了最后出現的一位混沌邪神——奸奇的力量。

  此時他與部屬從神的契約,大面積的瓦解。自由的力量,讓所有強制性的束縛力量再無法奏效。

  這位也在動搖著天命同盟所有神明的意志,讓他們怨恨,不滿,松懈,怠慢甚至是背離。邪惡的囈語,出現在幾乎所有人的耳中。

  甚至連李墨塵本人都沒有漏過,那位混沌之主試圖讓他懷疑自己所有的部屬,親朋。懷疑他們背叛,不忠。

  換在幾年之前,李墨塵一定會束手無策,只能坐觀他的神系,在奸奇的力量的作用下支離破碎。

  可如今,李墨塵保證神系團結穩定的手段,已經不只是靠契約。

  “預計我方神格十以上,做出實質性的背叛行為的,不會超出六位!

  雅典娜用她那充滿著智慧光澤的眼睛掃蕩全場。然后敬佩萬分的朝著李墨塵一禮:“這都是因陛下的品格,智慧與仁德!

  “不只是因仁德吧?如果沒有足夠的力量,這只會讓人嘲笑!

  可李墨塵也認可雅典娜的說法,如果不是他表現出來的品性與氣魄,取得了諸神的認可,那么光只是擁有力量也是不夠的。

  畢竟這世上還是有許多人,是無法用死亡去威脅去折服的。

  他的目光,繼續看著遠方。那阿薩與奧林匹斯的軍隊,仿如堅城一樣固守在孽海當中。

  就在這個時候,不遠處響起一聲清晰的槍響聲,傳入諸人的耳中。

  雅典娜聽出這是李墨塵的狙擊槍‘神意’,這應該是李墨塵的副體出手,只是她暫時還是不知這位的目標何在。

  直到一瞬之后,雅典娜才發現場中彌漫的六股恢弘偉力,已經有一股消失無蹤。

  “這是納垢?”

  “是他,混沌的存在,對我的將士也很不公平!

  李墨塵似笑非笑道:“幸運的是,這位的力量,算是所有混沌邪神當中恢復的最慢的!

  這得歸功于天命同盟政府對公共衛生的持續投入,也是因幾年前防疫后的成果。

  納垢的力量來源,說到底都是基于人們對死亡,對病痛的恐懼,對生命的眷戀。

  可數年前的那場瘟疫,卻讓人們對這位的敬畏,降低到了底點。

  雖然那時候疫病爆發擴散的很快,最初死亡率也很驚人?赏苏膽獙Υ胧,卻得到了絕大多數人的信任,他們也確實在短短的半年內就平息了疫情。

  這幾年政府著重于醫療系統與公共衛生建設的舉措,也給予了民眾更多的信心。

  他們現在有了更多的醫院,更好的醫療設備,也有了更多的人力。

  防護衣也開始大規模的普及與儲備,這不但讓醫護人員后顧無憂,也讓人們對未來可能會發生的流行傳染病失去敬畏。

  還有來自于外域的醫療與生物技術,對他們也幫助良多。在眾多醫療專家與生物學家的努力下,這些技術中的一部分已經得到轉化,進入到了實用階段。如今人類的許多絕癥都已得到了解決,甚至整個人類群體的整體壽命,也將得到大幅度的增長。

  按照幾位醫療領域的神明的預測,阿美利加的公民壽命,至少可以增加三分之一。

  此外媒體的封鎖,也最大程度的抹去了混沌四神的存在。

  “不止如此!”雅典娜在存神感應著:“我感覺陛下您的‘神意’槍,它顯然更強大了!

  李墨塵微微一笑,不予置評。

  這幾年當中,他一共培育了九股‘源質’,到如今一共有三股進入成熟階段,其中之一就被他融入到‘神意’槍內。

  那是名為‘空間’的源質,是九股‘源質’中最具價值的其中之一。雖然量方面只達到偽真理,卻還是將神意槍的殺傷力提升到了極度夸張的層次。

  “接下來,是恐虐與色孽!

  李墨塵又一個響指打出,然后那兩軍陣前,無數的黑暗生物無聲無息的倒下,毫無預兆的就進入死亡。最開始只是李墨塵座艦對面的一部分黑暗生物,可隨后就波及到整個黑暗孽海的敵對大軍中,甚至連一些泰坦巨人,都不幸的倒在了兩軍陣前。

  那就仿佛是狂風吹過,壓倒大片麥草的景象。成千上萬的黑暗生物與戰士,成片成片的死亡。

  而這一幕,也再次震撼了整個戰場。

  安琪拉搞不清楚這其中的邏輯,說是要解決恐虐與色孽,為何卻對這些黑暗生物下手?

  可她卻驚悸于李墨塵的偉力:“這就是創造級的命運?阿墨你這是準備將對面的軍隊全都殺死?”

  不怪她生出這樣的想法,李墨塵此刻展露出的氣勢讓人相信他是能夠辦得到的。

  三分鐘之內,對面已經有將近1%的軍隊死亡,而李墨塵的神力卻還是充沛如虛空大海。

  “我想陛下他沒有這樣的打算,對于一位神明而言,殺戮過重不是什么好事,這也是我們這些人存在的價值。不過恐虐與色孽就藏在他們當中,如果這兩位不肯現身,陛下他不會收手的!

  雅典娜解釋著究竟:“創造級的命運,的確是非?膳。但要達到如此可怖的效果,必須有一個支點,命運不可能無緣無故的讓人死亡。陛下選擇的,是納垢遺留下來的病毒!

  “病毒?”安琪拉的神色不解:“你是指對面的這些黑暗生物也身具病毒?”

  雅典娜點了點頭:“納垢的病毒,不但可以將人置于死地,還可以強化所有生物的身體素質。之前祂是想這么做的,可如今卻成為陛下使用命運力量的支點。這些病毒,只需要走向命運注定的小小變異,就可以決定一個生命的死亡——”

  安琪拉已經明白了:“所以,阿墨才第一個向納垢下手對嗎?”

  她想納垢如果還在,她的丈夫想必是沒法造成如此龐大震撼的殺傷的。

  “只是更省力一點,即便沒有納垢的病毒,我也有其它的辦法,不過力量的消耗會稍微有點多——”

  李墨塵話說到一半,就突然將‘岡格尼爾圣槍’抓在了手里。

  而下一瞬,遠處的孽海當中,就傳出了‘轟’的一聲炸響。那孽海深處一團巨大的血色霧氣,在眾人的眼前寂滅消散。

  ——是恐虐!

  雅典娜第一時間就辨認出,那是恐虐在戰場上凝聚的分身化體。

  形勢就正如她的君王所料,以恐虐的勇猛與高傲,不可能忍受命運之主這樣的蔑視與挑釁?蛇@卻正落入她的君王的下懷。

  這次之后,恐虐勢必會被削弱。祂在這個世界的存在,不會就此消亡。且只要戰爭還存在,恐虐就會持續壯大。

  可就這場孽海戰爭而論,恐虐已經無力干涉了。

  而失去恐虐的牽制之后,那些黑暗生物與恐虐戰士們死亡的速度,又增加了至少一倍!

  “祂的耐心很不好,其實可以再等一陣兒的。帝皇正在嘗試降臨,奸奇也正在想辦法。等到那個時候,他們說不定能夠聯手將我擊敗!

  李墨塵重新收回了‘岡格尼爾圣槍’,放在手心中把玩。而只要是熟悉這桿圣槍的人,都會發現它的外觀,已經發生了變化。

  那原本金黃色的槍身,赫然多出了一些細碎的紋路。不過這非但不影響美觀,反而使長槍多出了一股別樣的美感。

  安琪拉心神一悸,她心神最初為‘帝皇’這個單詞震動,之后卻因‘聯手’一詞失神。

  她聽出自己丈夫語中,那無與倫比的自信,那就仿佛是在說這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雅典娜的眼中則閃現著異澤:“這是分裂與毀滅?”

  雅典娜知道這是因李墨塵已經將‘分裂’與‘毀滅’的源質,融入到了這把‘永恒圣槍’內。

  ‘分裂’是一種很強大的神權,它的作用有很多,制造‘核裂變’的能力就是其中之一。此外,這個世界任何的物質都能分裂。

  混沌卡俄斯擁有著‘裂隙’這種‘分裂’的下級神權,卻已經是光明世界攻擊力最強大的幾位神王之一。

  至于‘毀滅’,就更不用說。

  而擁有‘分裂’與‘毀滅’的‘岡格尼爾圣槍’,也是毫無疑義的真理級神器。

  “還沒有完全融入,不過用來應付今天這場戰斗,已經足夠了!

  李墨塵心內其實在惋惜,那九團‘源質’中最珍貴的,是他用了最大心力去培育的‘時序’源質。

  可惜,這團源質的量不足,還沒有到極限。否則的話,今天他的‘時王權杖’可以綻放無限光輝。

  然后他就看見對面的孽海深處,有一團黑霧正從那些黑暗生物與士兵身上脫離。它們沒有凝聚在一起,只是在天空中現出一個妖嬈的幻影。

  這位深深看了李墨塵的方向一眼,然后在后者投出‘岡格尼爾圣槍’之前,祂就已破空離去,消失在李墨塵的眼前。

  李墨塵則一聲哂笑,對于這位逃離的混沌之主不予理會。

  而雅典娜對此情此景,也毫不覺意外,她知道色孽遲早會被逼走。

  之前的兩位混沌之主。確實混跡依附于那些黑暗生物與士兵身上,不過祂們的力量并不似納垢那樣具有廣泛性。

  畢竟情緒欲望這東西,是只有達到一定濃度之后才能起到效果。

  這兩位將意志依附于數億黑暗生物與士兵身上,可如今這些被依附者,已經被命運主宰針對性的殺死了一半。

  接下來色孽只有三種應對之法,一個是轉移依附對象,可這種方法的可行性不大,命運主宰已經展露出他的洞察能力;一個就是學恐虐之主那樣顯形,與李墨塵正面對抗,可這毫無疑問也是愚蠢的。

  所以剩下的可行之策,就只有從戰場逃離——這也符合色孽的性格。

  “現在逃走,也就是晚那么幾年被驅逐,這有什么必要?您認為呢,奸奇陛下?”

  李墨塵向御前空無一人處詢問道,而下一瞬,一位中年漁夫也隨后顯現,這位神色很是復雜。

  “盤古神系有一句話,叫做明之不可為而為之,色孽的韌性一向比我強大。像我,聰明過頭了,就很容易因過于清楚的認清現實而失去斗志。比如現在,我不知道該怎么阻止你,色孽是對的,我低估了你的成長速度!

  “的確,現在已經沒人能阻止我了!”

  李墨塵已經從座位上起身,而他的語中,則是真心實意的含著感激之情:“我這里倒是要感謝你對我的扶持,如果不是你,我達不到如今這個地步!

  他對奸奇還是有著一點忌憚的,知道這位在光明世界積累的力量遠超那三位混沌之主。

  不過就眼下的局面而論,奸奇的確無力阻攔他獲得最后的勝利。

  這位甚至連干擾的能力都沒有——只要這位敢于將祂的絕大部分力量降臨到李墨塵面前。

  那么迎接這位的,就是不可阻擋的‘岡格尼爾圣槍’。

  “那是我自作聰明的愚蠢計策!

  奸奇一聲哂笑,然后用冰冷的眼神,看著李墨塵周身籠罩的神力光輝,還有這艘戰艦后方處的‘命運之鄉’魔法塔。

  “有人誤導了我,讓我失去了準確的判斷,你該去感激他!

  “我會的!”

  此時的李墨塵,已經離開了他的御座與戰艦,來到了黑暗孽海的最深層。

  這里有數頭神格二十的神孽在朝他張牙舞爪,那兩位上紀元的存在,也正在向他釋放著無量威壓。

  李墨塵卻毫不在意,如果孽海還是之前的孽海,他可能會顧忌幾分?涩F在,孽海的力量已經被他削弱的不足十分之一。

  兩個還沒有完全恢復力量的喪家之犬,還沒有資格阻攔他。

  倒是雷神托爾,他手持著一雙雷神之錘,正以無畏的眼神,站立在他面前。

  李墨塵不由發出了一聲慨嘆:“我佩服你的勇氣,卻痛恨你為光明世界帶來的災難!”

  轟!

  一桿縈繞著神圣氣息的長槍,直接洞穿了雷神托爾的胸腹。后者眼神錯愕,不甘,也不解。

  在剛才他的心神出現剎那的恍惚,然后就被這桿他父親遺留的圣槍洞穿軀體。

  而就在托爾的腦海內,還未來得及騰起更多思緒的時候,他的軀體就已經崩裂潰散。

  之后李墨塵探手一招,將從托爾體內飛出的‘德羅普尼爾金環’拿在手中。

  他對此物眼紅已久,入手之后就可讓他的任何神權,任何器物,都一分為二。

  雖然使用它的前提是有足夠的神力,可李墨塵從來都不缺這些。他甚至想要試試看,能否復制‘神霄靈運紫金塔’——這大概率不會成功,可用在‘岡格尼爾圣槍’與‘時王權杖’上,卻是一點問題都沒有的。

  在這之后,李墨塵就看著孽海最核心處出現了一個點——那是一本書,即便在孽海深層,也依然溢散著五光十色光輝的書。

  他的眼中,頓時閃現著貪婪而又驚嘆的光澤:“你們不惜代價在爭奪的,就是這東西?”

  “難道不該爭奪嗎?”跟隨過來的奸奇失笑道:“上紀元的永恒之書,是真正的永恒。不知何人記敘,記錄了七個大世界的初生與毀滅,也可能記錄了生存到下一紀元,甚至超脫之法!

  他指了指孽海中已經悄無聲息的兩處所在:“雖然祂們現在的狀態很可憐,可無疑就是兩個成例。祂們只是運氣不好,剛好撞上了色孽!

  “你說得對!這的確是可以讓所有創道者瘋狂的魁寶!

  李墨塵已經向著‘永恒之書’伸出手,可隨后他就神色一動,感應到了一道氣機的接近。

  當他回歸頭,就見那位‘帝皇之子’福格瑞姆正面色沉冷的踏空而至。

  李墨塵知道這并非是真正的福格瑞姆,而是借他軀體降臨的‘帝皇’。他微微一笑,手中的‘岡格尼爾圣槍’就一分為二,而這位命運主宰的眼中,也閃耀著熾紅的光澤。

 。ㄍ辏

  PS:終于完結了!謝謝大家一個月的陪伴。

  這里先感謝書友粉絲們的支持,然后發一個新書的通告。下本書開荒會回歸仙俠,大概一個月后發書。
天命主宰(天命主宰)最新章節http://www.900000.tw/tianmingzhuzai_tianmingzhuzai_/,歡迎收藏!
手機看天命主宰(天命主宰)http://m.cndxh.com/tianmingzhuzai_tianmingzhuzai_/天命主宰(天命主宰)手機版!
本章有錯誤,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天命主宰(天命主宰)》版權歸原作者開荒所有,本書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學作品思想觀點,僅供娛樂請莫當真。
新書推薦:蘇小檸墨沉域 、萬事如易 、布衣官道 、香蜜沉沉燼如霜 、奮斗在初唐 、曹賊 、武器專家 、位面小蝴蝶 、重生女配 、異界獸醫

如果蝸牛有愛情 | 大主宰 | 逆鱗 | 雪鷹領主 | 斗戰狂潮 | 元氣少年 | 漢江南岸 | 尚書房 | 網站地圖

丁香花小說網 | 只分享好看的小說 | 手機版 | 網站地圖
本站小說為轉載作品,所有章節均由網友上傳,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本書讓更多讀者欣賞。

全天重庆时彩计划精准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