梟起傳|序章

推薦閱讀:帝霸 、我獨仙行 、上門女婿 、葉辰孫怡夏若雪 、陸鳴至尊神殿 、慈悲圣劍 、元素領域 、環球挖土黨 、無盡燃燒的斗魂 、都市極品醫神
  大明天啟七年十月廿二日,小雪,虹藏不見。

  富順鎮李家外院的靈堂已經布置妥當。

  青衣小帽的下人忙著張掛白布,也有人踩了梯子上去把亮眼的雕梁遮起來。場面上雖是人來人往,卻絕無一點聲氣。堆成小山樣高的香燭紙錢,涂的黢黑的黃銅化錢火盆,上好的白苧麻染了仿佛百草霜顏色的跪墊,拜客用的檀木小香,親近的朋友要用的開邊麻布腰帶,主人家要穿的麻衣,從斬衰到齊衰,從縫邊到不縫邊,系的草繩,被分門別類地放在地上,只待后院喪聲一起,一切便可有條不紊地開始。

  手掌富順十余口鹽井的李家主人翁,今早起來喉頭里就積了痰,嗬嗬有聲,只見出氣不見進氣,李家大少爺李永伯趕緊讓下人去請那位從成都府來的郎中,戴老人巾的陳醫生進屋一看,再一把脈,就朝李大少爺擺擺手,問后事備得如何,“快去快去,莫讓主人翁走得不舒心!

  郎中的話把李家上下駭得跳腳。忙亂中大管事李三忠悄悄背了人打發自己貼身的跟班小順去叫二少爺仲官兒,小順半柱煙不到的時辰溜溜跑回來,扯李三忠到僻靜處回話,“仲官兒天不亮去了最遠的一口井!

  那口井前日里鬧起來,挑水匠說管事的克扣口糧——對于下死命的苦力工來講,晨起午間兩頓飯,吃飽了才有力氣挑井水,才換得工錢。李家待人不薄,五天一頓肥肉,餐餐見油水,有鹽有味。

  也難怪主人翁病重,李家二少爺李永仲也不得不趕到井上,那是李家的根。

  “這便是無法了!崩钊颐碱^皺得能夾死蚊子,他想了想又道,“你去門口,看到師爺回來,就來叫我!

  李家的師爺王煥之還不曾換了衣服,他腳下生風地四處巡視,從大門一直到靈堂所在的院子,一路不肯放過,時不時就喝斥那些偷懶的下人。他從天不亮就出了門,先去了井上,騎著滇馬大大小小十幾口井跑遍,這才剛回來,水米不沾牙。

  王煥之身上帶著一股特殊的鹽鹵味道,配著那張死板冷冰冰的臉,往常里總是笑瞇瞇的中年男人如今陣仗老大,身后的跟班和仆役一路低著頭彎著腰,一有吩咐便是一溜小跑,絕不敢在路上多有耽擱。

  李三忠帶著內院的幾個貼身仆役過來尋他。

  “師爺!边@個李家的大管事一見他就問:“老人翁問外頭情形如何!

  王煥之只搖頭:“井上倒無甚大事!睅煚敀煨牡氖橇硪患,他伸手比了個二:“這位還在外頭守著!

  外間布置的靈堂各處被下人遮了細麻本白布,只等內院喪聲一起;外院的管事又張羅著備好棺槨,上好的老楠木壽材早在幾年前備下,每年上一次漆水,平日里放在院子東南角的耳房中,現下已經送到,就置放在外院中。

  上上下下各色人等路過,都有意無意繞開了那個角落。

  “老人翁問起過!崩钊覍⑷死狡ъo處,他面團團的臉上努力克制著不要露出惶急,大管事四處看看,又把跟班散出去,這才壓低聲音說:“伯官兒只說還沒趕回來!

  “我是不曉得他的章程!蓖鯚ㄖ湫Α,F下是十月的天氣,前日里剛落下一場綿雨,天陰得厲害,冷風刮得后脖子疼,但是這個窄眉長眼,隆鼻薄唇的中年人額上汗津津的一片,“他最好不要想著在今天弄鬼!

  “你膽子太大!崩罴业拇蠊苁聡@息,他青白一片的圓臉上到此總算有些血色,“你我還得在伯官兒手里找飯吃!

  “那是你!睅煚敺藗白眼,天氣濕冷,他將手攏在袖子里——這個姓王名煥之字文章曾經的破落秀才從來看不上朋友這點過份的謹小慎微,“沒得聽說哪家鹽師爺還得捧著主家,我與府上也攏共十年情分!

  “老人翁當年從你那破落家里拔你出頭,這情分也只好說攏共?!”李三忠一氣聲音就高了些,倒被自己嚇一跳,他趕緊又壓下來,繼續臉紅筋漲地道:“十年里哪一年少了你的分紅銀子?少了你的月錢?少了你的四季衣裳?還是少了你的酒錢?”

  “我給李家賣了十年的命!”王煥之有些惱火,他把直裰袖子一摔,“他李伯官兒給春妝樓苗人女子的梳頭錢,供他一房老小花銷的錢,又哪里是他這個翹腳老板賺的?”師爺氣得險些變了顏色,胸膛一起一伏,顯是還有好些話沒說,只是強壓下去罷了。

  “老人翁待你不!可不是指著你在這時候撂手不干的!”

  王煥之瞪著他,對面的人理直氣壯地看著他,這倒把師爺先氣笑了:“主人翁的恩德我王.文.章一輩子記得!但是這和他李大伯官兒有什么關系?”

  “關系——那是親父子!”李三忠跺腳,濕冷的天氣里,他胖胖的圓臉上油汗不停也顧不上擦。大管事粗短的脖子一梗:“嫡親的長房長子!”

  “我看你也是忘了,”王煥之不甘示弱,他的聲音又冷又厲:“主人翁的兒子可不止他這個敗家子一個!我就不相信了,主人翁幾十年的明白人,非要把家業交到這么個狼心狗肺不識好歹的人里頭!”

  “噤聲!噤聲!你這是做甚樣!”管家忙慌慌地連連看左右,不見什么人方才把心放了下來,他一把抓住王煥之的手腕子,“王.文.章!”李三忠把人拖到墻角,他又急又氣,胖臉上全是氣苦的神色:“你這個混秀才!”

  “你出去聽聽伯官兒的名聲!”王煥之往地上啐了口唾沫,他顯是氣狠了,竟忘了這等做派他平日里斥為不顧體統。師爺甩脫李三忠不住扯他袖子的手,道:“挑水匠里都在傳,他為了自家產業,要逼著弟弟去死!主人翁這還在呢!等到真的睡了的那天,你看他敢不敢!”他說完又連連冷笑,“我倒是忘了,這天怕是不遠了!

  “這我倒要問你!崩钊彝蝗幌肫鹨o事,倒把這些理麻不清的麻煩事暫丟腦后,他神色一端,問道:“外頭靈堂布置得如何?”

  “我讓底下人把奠字先蒙了,牌位什么的先不要擺出來!闭f到正事,王煥之臉色才好些,“不過外院的張管事讓我代問你這個大管事,究竟是請和尚,還是請道士?”

  “他老大的年紀都不曉事!這都什么時辰了!不見主人翁甚時節上都不肯虧了禮數么!蠢貨!”李三忠一跺腳,袖子一甩正要朝外邊走,忽然又倒回來,他直勾勾地瞪著師爺:“你可……不會去尋伯官兒的麻煩吧?”

  “他正牌子的長房長子,我一個外人,和李家非親非故,去尋他哪樣麻煩?”王煥之曬笑,“我嘴殼子上念幾句,總好過外頭人攪到里頭來說!

  “這幾日千萬亂不得——族里人都看著,這時候鬧事卻是要出人命的!”

  給李家當了十年鹽師爺的王煥之冷笑一聲,他臉上全是譏嘲,又是一片冰冷:“人命又有甚可怕的?”他瞇起了眼睛,抱著胳膊:“挑水匠里,三十兩銀子一條命,想去的人打破頭!”

  李三忠臉色陰沉得可怕,無數雜亂的念頭在他心底一閃即過,又被這個幾十年的老管事給按捺住。他揉揉鼻梁,將那些煩悶與陰暗的東西重新死死地壓回心底,“你與我說句實話,”他平日里面團團的好似彌勒佛的臉上飄過一陣青氣:“王師爺,李家的事,你沒插手吧?”

  鹽師爺盯了他一眼,臉上浮出捉摸不定的神氣來,半響他才慢吞吞地開口:“你都講是李家的事——”王煥之拖長了聲調,“外姓人沒有插手的道理!

  陰翳堆積在大管事的眼底,但他終究什么都沒說出口——辦事的跑腿和仆役們站在離他們十來步開外的芭蕉邊上探頭探腦,以李三忠的眼力,他甚至能看到那些廝從們臉上一片不知所措的茫然。這讓他心頭一陣無名火起。

  李三忠一陣風似地裹過去,“這是閑得沒事干了?”大管事環視一圈,視線所及之地讓仆役們大氣不敢出。他訓人并不喜歡扯著喉嚨喊叫,但李三忠的臉色已經足夠讓一個成年男人腳軟,“下面的管事都睡棺材板板去了?”大管事素日里笑瞇瞇面團團的臉上繃起橫肉來,眼神兇惡地盯著前院里往日得力的跑腿:“李二娃,我記得你是二道門上傳話打扇的!

  被叫做李二娃的小廝打了個冷顫,他顫巍巍地低下頭,看也不敢看大管事的臉色,囁嚅道:“是,是仲官兒打發人回來說,說他頂多再過一刻鐘就回來了!

  這個消息讓李三忠倒抽一口冷氣,他心亂如麻,正打算和鹽師爺再商量兩句,眼角余光卻瞥見大少爺李永伯的貼身小廝挨著墻根一溜小跑,看方向卻不是正門,倒像是往東面去了——那里住著李家大房早幾十年前分家的兄弟,如今李家的少爺們該叫叔爺的三太爺。

  王煥之不知何時踱步過來,他隨意揮揮手讓幾個小廝趕緊離開,仆役們如蒙大赦地彎腰作揖,然后如作鳥獸散地呼啦離開

  李三忠臉色凝重,“這怕是要不好!彼麎旱土寺曇,側了半身和王煥之耳語道:“伯官兒要請太爺出來,他是打算開祠堂!”

  “由不得他!丙}師爺不緊不慢地開口:“李家幾代人的基業,總不能毀在個紈绔手上!

  “唉呀!”大管事急得跺腳:“他要坐實仲官兒庶子的身份!按照規矩,當家的主人翁走了,庶子就拿百兩銀子,二十畝旱地打發分家!”

  昔日的落魄秀才半垂了眼皮,半天才接了李三忠的話頭:“他倒是打得一手好算盤!比缓筮@個現在李家實打實的二號人物將手攏在了袍袖里,輕描淡寫地說:“就怕竹籃子打水,”

  王煥之的臉上現出一種耐人尋味的表情:“最后一場空啊!






梟起傳最新章節http://www.900000.tw/xiaoqichuan/,歡迎收藏!
手機看梟起傳http://m.cndxh.com/xiaoqichuan/梟起傳手機版!
本章有錯誤,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梟起傳》版權歸原作者夏仲所有,本書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學作品思想觀點,僅供娛樂請莫當真。
新書推薦:無盡燃燒的斗魂 、精靈永恒 、慈悲圣劍 、掬魂 、環球挖土黨 、我獨仙行 、陀螺之凡御世界 、拯救女神系統 、獵天爭鋒 、拯救全球

如果蝸牛有愛情 | 大主宰 | 逆鱗 | 雪鷹領主 | 斗戰狂潮 | 元氣少年 | 漢江南岸 | 尚書房 | 網站地圖

丁香花小說網 | 只分享好看的小說 | 手機版 | 網站地圖
本站小說為轉載作品,所有章節均由網友上傳,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本書讓更多讀者欣賞。

全天重庆时彩计划精准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