執魔|叱咤神靈 第1263章 白發仙君列御寇

推薦閱讀:帝霸 、我獨仙行 、上門女婿 、葉辰孫怡夏若雪 、陸鳴至尊神殿 、慈悲圣劍 、元素領域 、環球挖土黨 、無盡燃燒的斗魂 、都市極品醫神
  對于寧凡、屈平而言,這場道念戰持續了很久;但對于外界而言,其實只是一瞬間的交鋒。



  雖說二人握手言和,以平局的方式結束了爭斗,但在道念歸體的瞬間,仍是產生了道法的對沖與余波。



  以二人道念交接處為中心,時空仿佛有了瞬息間的凝固,繼而震蕩出現,朝四面八方席卷。



  這一刻!



  空間有了坍塌之勢!



  時間有了凝滯與延遲!



  無數旁觀修士被二人的道念震得吐血倒飛!



  無窮海水被二人的道念蒸干,形成了巨大空洞!



  身處此地的界河萬族仙帝,皆是神色駭然。



  “這真的是大修級別的道念戰么?僅僅是余波,竟有如此駭人的威勢,倘若身處其中,真不知是何等兇險!”



  奉女族的族人,同樣有不少,被道念的余波沖飛。



  于是寧凡屈指一點,悄然動用了定天術,定住了卷向奉女族的道念余波,再袖袍一卷,余波頓時消散于無形。



  繼而一揚手,天地間頓時現出一條銀河,無盡黑色星光從中灑落,治療著部分奉女族人的傷勢。



  用的卻又是黑星之術了。



  另一邊,屈平老祖同樣在第一時間收束了道念余波。



  環顧天地,微微嘆息。



  眼前的余波,當然不是大修級別的道念戰所能造成的。



  他的道念,早已超出第二步,威能莫測。如此級別的道念——即便只是道念第一重,一旦失去控制,后果也是難以想象。



  幸而,他沒有在道念戰中,與寧凡戰得不死不休。



  否則,半個北天毀滅,可絕非虛言的。



  屈平站在龍舟之上,神通一催,龍舟頓時化作一道光芒,閃爍間,已跨越無數距離,飛至奉女族內。



  雖說奉女族的空間已被寧凡認主,但此刻,寧凡并沒有阻止屈平的來臨。



  所以屈平這一舉動,并沒有費多少力氣。



  幾名界河仙帝眼見屈平降臨到跟前,皆是大喜,當即上前行禮。



  “晚輩玄螺族婁玄,拜見屈子前輩!”



  “晚輩銀濤族葛陶,拜見屈子前輩!”



  “晚輩…”



  面對眾仙帝的行禮,屈平只是淡淡點頭,便算是回禮了。



  他的目光,始終停留在不遠處的寧凡身上,看似靜如平湖,實則猶豫不定。



  此時此刻,他已不愿再和寧凡廝殺,可他畢竟是萬族之人,又如何能對敵方的大修坐視不理。



  更不要說,寧凡的手里,還握著雨師封號的“封號丹藥”,此物對于萬族而言,可是意義重大,不容忽視。



  屈平是不認得萬靈血的,所以在他看來,寧凡煉出的奇怪丹藥,應該就是類似于封號丹藥的存在吧。



  再戰,非本意。



  可這顆封號丹藥,對于界河萬族…



  便在屈平猶豫之時,一道聽不出半點情緒的冷漠聲音,忽然從天地無人處飄出。



  “此戰,勝負如何?”



  幾乎是聲音發出的瞬間,又一名遠古大修憑空出現在奉女族內,之前所言,正是此人發出。



  “萬幸!居然連列子前輩也來了!”眾異族修士大喜。



  趕來此地的第二名遠古大修,正是三臺星君之首,被世人稱作白發仙君的列御寇。



  “此人是何來歷,其存在,為何如此浩瀚!”寧凡尚未覺得這列御寇如何,封在其識海的蟻主卻先一步發出驚聲。



  她堂堂圣人,此刻竟是對眼前這名遠古大修,有了敬畏之感。



  那敬畏的根源,與修為、強弱無關,關乎者,是存在!



  列御寇的存在太過浩瀚,如無涯之海,如蒼茫之山,那是一種…近乎不可磨滅的感覺!



  正常情況下,便是涅圣荒圣,都修不出如此浩瀚的存在,可眼前之人卻是具備,當真匪夷所思。



  蟻主卻是不知,這列御寇的來歷非同小可,實則是紫薇仙皇一縷白發所化。



  身為仙皇白發,列御寇的存在自是浩瀚無涯,一點也不值得奇怪。



  “偏我猶疑不定之時,此人卻是來了…”屈平心中暗暗嘆息,面色卻是如常。



  “此戰,勝負如何?”列御寇之前的提問,仍在天地間回蕩,那種回蕩,無休無止,若無人給他答復,則會永遠持續下去。



  于是屈平答道,“此番道念戰,是我敗了!



  并沒有如寧凡所言,聲稱這是一場平局。



  “你若敗了,為何道心不損?”列御寇面無表情道。



  “…”屈平不答。



  列御寇雖未親臨道念戰,卻仿佛看透了一切,已然猜測這場道念戰,屈平沒有動用全力。



  雖不知個中緣由,卻也沒有繼續迫問。



  列御寇的目光轉向寧凡。



  只簡簡單單一個眼神,寧凡卻有了億萬星河轟向自己的錯覺。



  “異族之內,竟有如此之多的強者…”寧凡心中暗暗一驚,面色卻是不露半分。



  更沒有避開列御寇的目光,而是同樣望向對方,二人目光交匯。



  轟轟轟!



  仿佛有億萬流星,轟然墜入寧凡的識海!



  可偏偏,那識海生出無盡神光護佑,竟是如古之神明一般,堅不可摧。



  列御寇亙古不變的表情,有了一絲松動。



  似在驚訝寧凡不懼自己目光這一事實。



  便在此時,攻守忽而逆轉!



  寧凡的雙目,同樣如星空一般,忽而發出璀璨星光。



  隨著寧凡一念動,列御寇頓時感到無盡星光刺入自己的雙目,攻入自己的識海。



  “只修有四十三顆道法星辰么…”列御寇對于刺入體內的星光毫不在意。



  更是在一瞬間,判斷出了寧凡修出的道法星辰數目。



  “若只有這點程度,此人不值一提!绷杏茉趦刃闹,做了判斷。



  便在此時,寧凡的目光再度變化!



  眼中,不再是純粹的星空,其眼中星空,忽然生出一明一幽兩團火來!



  幽暗的那團火,威能稍弱,有遠古魔靈的氣息環繞!



  明亮的那團火,有不世之威,如始祖神靈一瞥!



  喀喀喀!



  列御寇眼中的星空,竟是出現了裂縫!



  他,無法承受寧凡眼中的神靈之威!



  即便他是逆圣一縷白發,卻終究不是真正的逆圣!



  最終,列御寇移開了目光,不再直視寧凡的雙眼。



  簡單的一個回避,卻是無聲的宣告,他在第一個照面的交鋒中,在寧凡手中吃了小虧!



  可惜,普通人連直視列御寇雙眼都做不到,如何知道列御寇此刻,眼中星空竟有了一道裂痕。



  屈平卻是看到了!



  “你竟然受傷了?”屈平吃驚非小。



  “此人存在,十倍于我,不可小覷…”列御寇仍是面無表情,雖說輸了寧凡一個眼神,卻并沒有多余的情緒波動。



  “十倍?你確定?”屈平更驚訝了。



  “我的判斷,只少不多!绷杏。



  “此人存在既然如此浩瀚,說不定可以協助我等…”屈平驚訝過后,忽而一喜,似乎想要提出什么建議。



  可話都沒說完,便被列御寇制止了。



  “屈平,你應該知道,你所做出的假設,沒有一絲一毫的可能!竞硬笕恕康念A言,才是絕對正確的!



  “…”屈平再度沉默。



  列御寇一步步走向寧凡。



  奉女族內,時間、空間皆被寧凡認主,所以列御寇每一步踏出,都感到分外吃力。



  他與寧凡的距離越來越近。



  他的速度越來越緩。



  他身上的威壓卻在不斷攀升,無數人被其威壓震暈。



  “我分明認主了此地時空,竟無法阻止此人接近…”寧凡雖驚訝于列御寇的手段,卻不懼其威壓,神靈魔靈之威同樣釋放而出,頓時又有更多人暈倒。



  就連在場的仙帝,都感到呼吸困難、頭腦昏沉了。



  一個個相顧駭然,只覺得這種級別的交鋒,沒有他們半點插手的余地,多停留此地片刻都是多余,偏偏,此地時空借由寧凡做主,他們想走都走不掉,自是苦不堪言。



  行至寧凡十丈距離后,列御寇不再前行。



  他停下腳步,伸出右手,攤開,姿勢如同索要。



  “將你煉制的雨師丹藥給我,你與萬族的因果,可以一筆勾銷!



  口氣并沒有任何強迫,卻也沒有任何期待,仿佛只是簡單陳述一件事。



  “我拒絕!睂幏不氐。



  “你雖不是大修境界,一身手段卻不遜于大修,若可能,我不愿和你交手。有條件,你可以提,但這顆丹藥,卻必須還給萬族!绷杏。



  “此丹有些特殊,不可輕易交給他人!睂幏矒u搖頭。



  萬靈血這種東西,事關遠古神靈的隱秘,他不會把萬靈血交給外人。



  “既如此,只能請道友暫時前往寒舍做客了!



  卻見,列御寇攤開的手掌上,忽然生出一道毫光。



  那毫光好似一顆種子,迎風而長,頃刻就長成了一件紫光氤氳的法寶。



  卻是一顆寶珠。



  此珠名為寶慧珠,是一件中品先天法寶!



  列御寇屈指一彈,寶慧珠化作一縷毫光,打向寧凡。



  此寶一閃之后,就化為了磨盤一般巨大,表面紫色符文翻滾,一團團紫雷在其上浮現。



  不知此寶底細,寧凡自不可能任由此寶臨身,抬手祭出了逆海劍,劍光所及之處,竟是和那寶慧珠斗了個難分難解。



  “此人竟只用道兵,便擋下了列子前輩的寶慧珠!”少數沒被威壓震暈的修士,皆被這一幕驚到了。



  列御寇的臉上卻沒有半點神情變化。



  手中一掐指訣。



  半空中的寶慧珠忽然一分二,二分四,竟是瞬息間,分離成了二十四顆寶珠!



  每一顆寶珠,都是先天中品!



  二十四珠合力,已是先天上品的威能!



  如此一來,寧凡再用逆海劍,就有些抵擋不住寶慧珠的攻擊了。



  于是他再度祭出二劍,這一回祭出的,卻是真武殘劍。此殘劍為雙劍,雙劍合璧,同樣堪比先天上品。



  轟轟轟!



  劍與寶珠的對轟,掀起震耳的聲浪,卻是誰也奈何不了誰。



  列御寇指訣再變,二十四珠頓時有了融合之勢。



  寧凡卻沒有給列御寇二十四珠融合的機會,屈指一點,定住了其中某顆寶慧珠。



  并無法定住太久時間。



  畢竟他的法力弱了列御寇太多,只能定住對方法寶瞬息。



  可要知道,周圍的時間,皆在寧凡掌控。于是這定住的瞬息,被寧凡拉伸得很長,很長,長到足以在這顆寶慧珠之上,種下足夠的認主印。



  萬物認主,發動!



  消耗514道認主印,寶慧珠認主成功!



  對于寧凡而言,這定住的瞬息時間,被他拉伸得十分漫長,但對于列御寇而言,仍舊只是一瞬。



  他甚至沒有看清寧凡定住寶慧珠之后,都做了些什么。



  他只知,寶慧珠被定的瞬間,此珠竟是生生易主,被寧凡奪走了所有權!



  一聲悶哼,從列御寇口中發出,似因法寶被奪,有了一絲牽連。



  他亙古不變的表情,也再度有了一絲波動。



  他是遠古大修,想要一個照面強行收走他的法寶,至少也得是始圣一級的存在。



  但就算是始圣,也只能強行收走他的法寶,想要將此寶瞬間煉化為己用,實乃癡人說夢。



  他將寶慧珠存于體內,以元神之火滋養了億年不止,其中烙下的元神印記,又豈是三兩下可以抹除。



  可…



  寧凡卻只瞬息,便抹除了此寶中的一切,將其占為己用。



  此人究竟用了什么逆天手段,怎可能做到此事…



  喀喀喀。



  幾乎是寧凡奪走其中某個寶慧珠的瞬間,其余23顆寶慧珠,盡皆碎成虛影。



  見此一幕,寧凡心道果然。



  與寶慧珠的交鋒中,他早已看出此珠雖有24顆,但實則只有一顆是本體,其余皆是本體寶珠幻化出的分身。



  只要降服了其中一顆,余下分身果然都要消失的。



  “此珠頗有玄妙,眼下,我卻沒有時間細細研究!睂幏搽S手將新收服的寶慧珠化作一道毫光,收入儲物袋。



  所有看到這一幕的人,全都目瞪口呆。



  就連屈平都有些看不懂狀況。



  “假的吧!此人竟抬手間,強行收走了列子前輩的法寶!”一時間驚聲四起。



  嗤。



  寧凡身影一晃,突然消失無影。



  下一瞬,寧凡出現在列御寇身后,手持逆海劍,劍光一閃,直取對方脖頸。



  當!



  一聲金鐵相觸的聲音發出。



  列御寇居然以一根手指,擋下了逆海劍的斬擊。



  “此人竟能以肉身擋逆海劍!”寧凡吃驚不小。



  逆海劍的斬擊,只是一個幌子。



  幾乎是列御寇擋下逆海劍的瞬間,又有兩道劍光直取四角,斬在了他的要害之上。



  正是真武殘劍的偷襲!



  一柄殘劍斬在列御寇的天靈上!



  另一柄,斬在丹田上!



  可…



  真武殘劍只斬破了列御寇的衣衫,卻沒能將其肉身砍出半點傷口。



  就連劃痕都沒有砍出一絲。



  這是何等可怕的肉身,竟連堪比先天上品法寶的真武殘劍都可無視!



  “河伯大人的預言果然沒錯,你,確實是一個怪物!绷杏芷届o道。



  所指的,是寧凡能瞬間奪走他法寶這件事。



  “…你才是真正的怪物吧!睂幏。



  一擊不中,寧凡抽身飛退,收回了逆海劍、真武殘劍,五指猛然一握。



  原本封鎖奉女族天地的九條雨龍,咆哮著撞向了列御寇。



  面對九龍合擊,便是二階準圣也要退避一時,列御寇卻仍是不躲不避,任由九龍沖撞自己,任由沖天雨意沖刷著自己。



  不躲,不避,行走在雨意中,有如…無敵!



  “定!”



  寧凡拉伸了自身時間,一瞬間朝列御寇點出成百上千道定天指。



  而后,借由定住列御寇的瞬間,寧凡借著滔天雨意,瞬間遁至列御寇身前,再度拉伸己身時間,出手如電,朝列御寇打出無數認主印。



  竟是想在亂戰之中,直接將列御寇認主為仆!



  “原來如此,這就是你奪人法寶的秘密么…”在寧凡無限拉伸的時間之中,列御寇居然同樣融入到了這股時間扭曲之中,不受時間曲率的影響。



  他甚至沒有被寧凡定!



  上千定天指,竟無法禁錮他半分!



  這大大超出了寧凡的預期,也使得寧凡面對列御寇,露出了最大一次的破綻!



  列御寇自不會給寧凡種下認主印的時間。



  甚至不會給寧凡反應、防御的時間!



  暴起出手,一指點落,直接按在寧凡眉心,指芒化作億萬慧劍,生生斬入寧凡識海!



  轟!



  寧凡受痛,倒飛而出,嘴角流下一道鮮血。



  強如神靈識海,都在列御寇的一指之下有了損傷。



  好在損傷不重。



  但也足以讓寧凡頭暈目眩了。



  “你的識海果然有古怪,正面承受了慧劍一指,竟只是這點程度的損傷…”



  “纏!”



  雖說一擊吃虧,寧凡卻沒有任何停頓,再度出手,雙手猛一合,空無一物的半空中,陡然生出無數古木藤條來。



  只瞬息間,列御寇就被突然出現的藤條,捆成了一個粽子。



  “居然是超出道法源流級別的木之道法!绷杏車L試掙脫,發現居然無法憑蠻力掙斷這些藤蔓,眼中罕見的浮現出一絲訝色。



  便在此時,一座巍峨大山從天而落,將列御寇死死壓在山下。



  那是蟻主道山,山下,本來鎮壓著養丹老魔,不過為了動用此山攻擊列御寇,寧凡已將山下的養丹老魔暫時封進煉神鼎了。



  掌控了此地時間,寧凡瞬息間便能做太多事情。



  “此人太過棘手,或許就連圣人道山也壓不住他…”寧凡暗道。



  果然。



  被壓在道山下的列御寇,不知如何,竟將身上纏繞的藤蔓全部震成了飛灰。



  而后以雙手托山的姿勢,將身上壓著的蟻主道山生生舉了起來!



  當然,此時的列御寇并不輕松,面對圣人道山,就算是他,也感到了費力。



  “這不是你的道山,若是此山主人當面,我面對此山,或許真要被鎮壓一時。我很好奇,你是如何擁有一座圣人道山的!



  竟是生生將蟻主道山擲了出去。



  轟!



  蟻主道山砸在海底,整個北界河,瞬間陷入到了劇震之中,海浪滔天。



  這一砸,驚到了無數人。



  更惹怒了一人!



  惹怒了誰?



  卻是機緣巧合,惹怒了北海大鯤!



  卻說,北海大鯤正忙著和更烏吃飯,本沒有閑心理會奉女族的變故。



  可就在剛剛,蟻主道山砸得整條北界河劇烈震動。



  這震動太過劇烈,就連北海大鯤的洞府,都被震得搖晃不停。



  要知道,這可是遠古大修的洞府,受禁制保護,不懼海震。然而蟻主道山引發的震動豈是等閑海震可比,那可是大道層面的震動。



  于是乎,就連北海大鯤的洞府,都受到了波及。



  畫面一:



  胖成球的北海大鯤,正耐心地教育著更烏,要多吃飯,才能長身體。



  畫面二:



  北海大鯤從寶庫里面,取出了珍藏多年的火魚糕,要和更烏分享這道美食。



  畫面三:



  正打算將火魚糕喂入口中的北海大鯤,因為洞府突然劇烈震動,一個沒拿穩,糕點糊了一臉。



  …



  眼見蟻主道山都奈何不了列御寇,寧凡對此人的評價上升到了空前之高。



  正在心中飛速思考下一步的攻擊,便在此時,一道血光跨越無數億的距離,嗤地一聲,爆射到了奉女族的地界。



  那是血遁秘法所鋪就的血路,是以自身精血為媒介,一瞬間遁行無數距離的秘法。



  這等血遁秘法,在修真界極為常見,不少人都會將此術當成最后的保命逃生手段,卻沒有人會在平日里,拿此術趕路。



  畢竟,精血何其珍貴,便是準圣也不會豪橫到胡亂揮霍自身精血。



  更不會有人,能做到以自身精血,鋪一條貫穿整個北界河的血路。



  那得費多少精血?



  精血不要錢么?



  可眼下,如此駭人的一幕,當真出現了!



  真的有人鋪了一條貫穿北界河的血路!



  幾乎是血路鋪成的瞬間,一個胖球少女跨越無盡遙遠距離,瞬間出現到了奉女族的戰場!



  少女的模樣無比滑稽,本就胖成一個圓球,此刻,臉上更糊了一臉糕點。



  少女的坐騎同樣滑稽,是一只丑萌丑萌的大烏賊,嘴里的食物還沒嚼干凈,就被少女一路騎過來了。



  但在場中人卻沒有一個人敢嘲笑少女,更沒人敢嘲笑這只烏賊。



  原因無他。



  無論是少女,還是這只烏賊,竟然都是大修級別的存在!



  “我不管你是誰,毀我火魚糕,一句道歉,不夠!”



  胖球少女殺氣騰騰,二話不說,騎著更烏,朝寧凡沖至。



  同樣殺氣騰騰的,還有更烏!



  “寧!寧!寧!”



  更烏認出了寧凡!



  做夢都想不到,會在這里遇到寧凡!



  “寧!寧!寧!”



  更烏想起了當日的屈辱,繼而,它的腦袋被憤怒填滿!



  吼!



  更烏一聲怒吼傳出,水下世界一瞬間失去了所有顏色!



  海妖的咆哮,血色的音浪,回蕩在河底。水域也好,天空也好,被那血色音浪一沖,全都開始劇烈搖晃,有了共鳴!



  天地在搖晃,界河在搖晃,沒有人能在這等激烈的晃動之中站穩身形,除了此地頂尖的幾人。



  繼而,猩紅的光芒,在更烏的口中匯聚,那光芒越來越盛,赫然是要直接朝著寧凡釋放劫閃!



  更可怕的是,劫閃的威能正在不斷壓縮,不斷提升!



  三倍劫閃!



  五倍劫閃!



  十倍劫閃!



  百倍劫閃!



  轟!



  整個奉女族,霎時間被猩紅的劫閃光芒淹沒,猶如量劫降臨。


執魔最新章節http://www.900000.tw/zhimo/,歡迎收藏!
手機看執魔http://m.cndxh.com/zhimo/執魔手機版!
本章有錯誤,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執魔》版權歸原作者我是墨水所有,本書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學作品思想觀點,僅供娛樂請莫當真。
新書推薦:無盡燃燒的斗魂 、精靈永恒 、慈悲圣劍 、掬魂 、環球挖土黨 、我獨仙行 、陀螺之凡御世界 、拯救女神系統 、獵天爭鋒 、拯救全球

如果蝸牛有愛情 | 大主宰 | 逆鱗 | 雪鷹領主 | 斗戰狂潮 | 元氣少年 | 漢江南岸 | 尚書房 | 網站地圖

丁香花小說網 | 只分享好看的小說 | 手機版 | 網站地圖
本站小說為轉載作品,所有章節均由網友上傳,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本書讓更多讀者欣賞。

全天重庆时彩计划精准版